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精品购物指南:推土机下名人故居的生与死

撰文/王璟 编辑/祖佳 图片/CFP

近日,名人故居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也再次勾起了不少老北京人心中的隐痛。先是6月26日,位于北京西城区八道湾11号的鲁迅与周作人故居险被拆迁。随后,东城区北总布胡同24号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被破坏,在有关部门叫停前,门楼、西厢房已被拆毁,只有正房、倒座房尚存,同时,仅一墙之隔的12号院、哲学家金岳霖的故居也险遭破坏。一时间,名人故居的生与死成了舆论高压“聚焦”下的热点话题。

纵深| 推土机下名人故居的生与死1

险被拆迁的鲁迅与周作人故居墙上的拆迁公告。


缺少“名分”的名人故居

近日,北京市东城区北总布胡同的一片废墟吸引了众多人驻足观看,因为这里作为梁思成、林徽因的故居似乎已经难逃“消失”的厄运。与此同时,日本为感谢梁思成为保护京都和奈良古建筑所做的贡献,正在酝酿为其修建纪念碑,同一个人物,却在同一时间得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待遇。

“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剥去了外城的城砖像剥去我一层皮。”半个世纪前,身为建筑学家的梁思成为保护北京古建筑大声疾呼的话语犹在耳旁,可如今,就连他本人的故居也面临着被拆除的命运。

为此,以《城记》一书记录了北京城变迁和古建筑命运的新华社记者王军,近日不断地在媒体和博客上疾呼“请留下梁思成、林徽因的故居”。不过,王军当然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么微薄,他曾向记者忧心如焚地表示:“梁思成和林徽因故居什么身份都没有,连最低等级的‘普查、登记、在册文物’地位都没有!”对于这座故居,王军还有一段更为深刻、生动的记忆。几年前,他曾带一位法国画家朋友到那里参观,本以为可以一见自己崇敬的偶像的故地,结果,当法国朋友走进院子,看到破败不堪的景象时,40多岁的中年画家竟泪流满面。当时,王军所感到的无地自容此刻想来仍令他揪心,他说:“我们这样对待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故居,是不受尊重的。”

为此事奔走疾呼的并不只王军一个人。7月13日,NGO组织“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发表公开文章——《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被破坏,北京市文物局该当何罪?》,文章中指出:“北总布胡同24号院落被破坏尤其令人愤怒,因为这个事件纯粹是北京市文物局对梁思成、林徽因故居的冷漠,以及对梁思成、林徽因故居保护的绝对不作为造成的。”该文还要求国家公诉机关以玩忽职守罪追究北京市文物局负责人的法律责任。

面对社会各界的指责,北京市文物局文物保护处处长王玉伟表示:“故居只是社会的分类,它并不是文物局进行文物保护的分类。”更何况,这一次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连一个“文保单位”的名分都拿不出来,也没有“名人故居”的挂牌。对此,王玉伟解释说,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名人”的概念不好界定,这并不是文物部门能够确定的。按照有关规定,审批名人故居需要中央有关部门批准。《文物保护法》中也并没有专门针对名人故居认定标准方面的规定。“‘名人’的问题从文物部门的角度不好界定,而保护院落更多的是对院落建筑本身的评估,不单独提人物本身。”

“连名人都无法界定,怎么去认定故居?”文物专家王世仁也坦言了自己的看法,北京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有3000多年建城史,800多年建都史,古往今来多少有识之士在此居住,谁是名人究竟谁说了算?而且,很多名人在京租住地有七八处,哪处最值得保护?如果跟名人沾边就保护,那岂不是几乎每个院落都能说出点门道。

王世仁所说的问题其实已经困扰了人们很久,但是,仅仅因为缺少“名分”,名人故居的存在就变得如此脆弱不堪,随时都可能成为城市拆迁的“祭品”,这不得不令人感到心疼。因为,如果说默认不挂牌就可以不保护,那就等于给名人故居下了一道拆迁许可证,根据北京市政协的一份建议案,2005年时,老城区308处名人故居中,有189户暂未列入文物保护项目,如今,其中至少半数已被拆除。

徒有虚名的“护身符”

其实,名人故居的拆除也并非完全无法可依,早在2005年11月,政协委员就提出了“抓紧制订《北京市名人故居保护与利用管理办法》等地方性法规”的建议,文物部门对此则表示,这个想法很好,但实施起来很复杂。而且,需要文物、教育、科技、卫生等多个部门联合进行。

北京市文物局网站显示,1991年至2006年,北京古城内,仅1996年公布了一处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清代邮局旧址”。2005年《实施办法》颁布后,在“每三年公布一次”的要求下,有的城区才于2007年公布了一批。而在此之前的10多年间,古城经历了两次大规模改造,位于蒜市口北侧的曹雪芹故居作为文物普查项目,在道路拓宽过程中被拆除往北重建,诸如尚小云故居、荀慧生故居、赵紫宸赵萝蕤故居、张君秋故居、奚啸伯故居等大量名人故居均被“合法”拆除,它们与梁思成、林徽因故居一样,并未被列为任何一级文物保护单位。

纵深| 推土机下名人故居的生与死1

同为名人故居,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如今正面临着可能会“消失”的命运,而张爱玲的故居则在“张爱玲热潮”的效应下不断翻新、修葺,甚至开发出了颇具“上海情调”的咖啡馆等等。很显然,经济效益已经成了决定名人故居最终命运的一个重要标准。

纵深| 推土机下名人故居的生与死2

已经遭到拆迁破坏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

与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同样处于保护窘境的,据说有300多处名人故居。其中如康有为故居等,虽然名义为文物保护单位,但现已沦为大杂院,各色人等在内胡乱居住,房顶屋檐瓦破梁旧,荒草丛生,早已不复当年盛景。这些故居当时是北京旧城改造的对象,但如今看来,却更是北京一份独一无二的历史遗产,说起这些在北京遭遇拆除命运的文化名人故居,北京地理学会秘书长王越既痛心又无奈:“果子巷的李万春‘鸣春社’故居被拆掉了,徐悲鸿在东城的故居已经不在了,代替以新街口的徐悲鸿纪念馆。据统计,京城名人故居中已被拆除的比例高达1/3,主要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城建中拆除的。”

对于名人故居的保护,如今最大的缺憾莫过于法律制度的缺失。这其中包括名人故居的基本概念和法律地位需要明确;名人故居的认定审核应建立起法定程序,除文保部门外,也应让普通民众、专家以及民间社团有权提请认定,同时,还有人提议,最好建立一个由文保专家、文化学者组成的专门机构来审核申请;其保护资金也应当给予保障,因为当下许多名人故居由于缺乏资金迁走居民,进行整修,环境正日益恶化。

不过,王军觉得形势并不容乐观。因为规划要从纸上变成现实蓝图不仅会面临诸多困难,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在《总体规划》修编前,北京旧城内已批准131片危改项目。2005年4月,北京市政府做出调整,决定35片撤销立项,66片直接组织实施,30片组织论证后实施。这些项目仍沿用高强度开发模式,对整体保护旧城构成巨大冲击。而且,很多项目是被上一届政府批准的,开发商已有前期投入,本届政府若要叫停,困难不小。

对于遇到的种种矛盾和困难,国外对于名人故居的保护经验颇值得借鉴。比如在英国的遗产委员会下就有名人故居保护的专门机构——蓝牌委员会。该委员会已运作了近140年,是世界上最早的遗产保护组织之一。迄今,英国已为900多位名人的故居挂牌,其中外国人有30多位。老舍先生就是第一位被挂牌的中国人。他到伦敦访问时的暂住地如今就被挂上了一块圆圆的搪瓷蓝牌,上面简要记录了老舍生平。凡是被挂牌的房子,一律不得拆除,是受保护的文物。虽然这些房子绝大多数并没有被开辟为博物馆或纪念馆,仍有人居住,但并不妨碍游客欣赏这部生动的“英国文明史”。英国的文物遗产委员会还设有专人,负责每年核定批准文物遗产点,并组织挂牌仪式的实施。

纵深| 推土机下名人故居的生与死2

当然,名人故居的命运也并非全部如此凄惨,如恭王府、梅兰芳故居、宋庆龄故居等就都是维护得很到位的名人故居。当然,在不少人眼中,它们的命运之所以能如此幸运,更多是由于知名度和经济效益的原因。

前不久,还有上海媒体报道称:“张爱玲故居回归70年前模样,修缮基本完成。”最近媒体又披露,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正筹划修复张国焘故居,以发展当地旅游业。这两条新闻说明,在有些名人故居面临窘境的同时,也有些名人故居在承受着大建特建的命运。而之所以会形成如此鲜明的对比,则是利益——赤裸裸的经济效益的驱使。

陈福康先生最近也对名人故居的现状发表了文章,其中披露的几个细节就很能说明问题:有商家瞄准张爱玲的高人气,欲打造“爱玲书房”、张爱玲主题书吧;“酒店方面将考虑腾出一个套房,将布置改头换面,房间内将充满张爱玲元素……如果有客人指明要入住该套房,则要付比普通套房高的价格。”由此可见,对张爱玲故居真正感兴趣的,还是无利不起早的商人。而对张国焘故居的修复,新闻中已经说得很清楚,就是为了“发展当地旅游业”。

修复历史名人故居本身并没有错,但很显然,很多能够决定名人故居生死的人看中的只是利益,也就是名人故居的“含金量”,是它们的经济价值而非历史价值。有专家曾指出,对历史古迹和名人故居,掀起破坏、拆迁“高潮”的正是“经营城市”口号被提出,城市建设如火如荼、土地大幅升值的时期。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学者王徽直言:“这些拆除者心中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获得眼前的利益。”

对于目前还没有太多“经济利益”可图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如今只是将拆除暂停,规划和文保部门正着手调查,重新认定梁林故居的保护价值,保护还谈不上,而怎样保护也还要经文物局论证。有关周氏三兄弟的住所,在专家和媒体的呼吁下,西城区日前已经宣布:八道湾11号将成为新建的北京35中的一部分,故居将可能被用做图书馆。对于这个结果,鲁迅博物馆馆长、鲁迅研究专家孙郁表示:“成为北京35中的一部分,也算是一个解决办法,但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在孙郁看来,故居周边的街区还留有许多民国时期的风貌,如今不能完整保护下来,同样深感遗憾。

其实,名人故居的保护可以有多种多样的形式。譬如梁思成与林徽因的故居,可以成为他们生活经历与建筑学成果的小型博物馆,也可以成为孩子们学习建筑艺术的课外基地。名人故居的经营模式也可多种多样,如开设书店、画廊、茶社等,有条件的定期向公众开放。上海市政府将一批作为办公用房的名人故居定期分阶段向公众开放,市民和外宾踊跃参观。“名人故居的保护可以采取政府与民间投入相结合的方式,对社会开放经营管理权。”北京市政协委员、政协文史委副主任匡国良建议,现存或已经消亡迁移的名人故居应设立标志,说明历史。

其实,如今人们之所以如此关注名人故居在保护上所遇到的种种困境,正是因为大家都发现它是北京旧城保护的一个缩影。所以,不管是怎样的形式、方法或手段,人们的心中都有着同一个梦想:别让记忆中的京城在推土机下渐行渐远。

原文地址:http://www.ce.cn/culture/today/200907/27/t20090727_19640274.shtml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