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瞭望东方周刊:北京的“秘 密 花 园”

来源:    作者:多田麻美    2009-04-16

深深被老北京的风景迷住的日本著名文学家芥川龙之介,曾把从前的北平形容成“森林”

谈到“可园”的时候,我喜欢用“秘 密 花 园”来形容它。

本来,在我的想象里,到处有绿色和水路的北京旧城本身应该很像一所巨大庭园。深深被老北京的风景迷住的日本著名文学家芥川龙之介,曾把从前的北平形容成“森林”,由此能想象出以前北京的绿化程度。

解放以后,曾经点缀北京城的无数花园里,恭王府等几个著名的王府较完整地留了下来,其他很多庭园命运各不相同,有的成为几家人居住的“大杂院”,有的成为单位或者单位的宿舍,有的成为学校或者医院,有的成为高级服务设施。这些院子,有的虽有幸基本保留了原状,但除了成为饭店或餐厅等商业场所的几个例子以外,很多庭园不对外开放,我称之为“秘 密 花园”。“可园”是较有代表性的“秘 密 花 园”。它是清末慈禧太后宠臣荣禄的侄子于1861年修建的庭园,建筑上模仿了苏州名园拙政园和狮子林。在光绪年间,可园是大学士文煜最喜欢的花园。这是个有5个院子的大四合院,占地面积一万多平方米。但是,后来院子被分割成几个部分。北洋军阀冯国璋曾住过被分割出来的13号院。

根据资料和当地人的讲述,可园是有着太湖石、假山、水池、水榭,还有拱桥、日晷、山洞、竹林的很漂亮的庭园。可是因为对一般人不开放,笔者只是看过照片,没进去过。

到了2008年末,我听到了一些关于可园的噩耗。从保护北京文物的NGO团体发来的会报里的一篇报告说,可园被划入拆迁范围内,而且区房管局居然也批准了这种申请。

可园的范围包含了帽儿胡同7号、9号、11号、13号。在这之内,除了13号以外的建筑都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就是说,是跟故宫一样有保护价值的文化遗产。同时,因为13号的建筑也在南锣鼓巷历史文化保护区内,所以没有得到批准之前,本来就不应该随便改造。当各种各样的将在可园发生的破坏让我担心时,我得到了新的消息。根据前文所提到的非营利团体的会报,2008年11月25日,外交部(拥有可园的单位)发言人秦刚在新闻发布会回答了记者的问题,表明对可园将加以必要的修缮,并阶段性地向大众开放。这个消息让我非常欣慰。我剩下的愿望就是,把这样的措施准确地落实,同时修缮不会导致过度的改造,而使可园能够恢复旧日的美好。

另一处秘密 花园是“天春园”,在张自忠路和府学胡同之间,现为北京市文物局的院子。据资料,在明朝,这里原来是崇祯皇帝的宠妃田贵妃的娘家。据附近居民讲,明末清初时,李自成的部下吴三桂的夫人陈圆圆曾经居住在这个院子,而据传说,倾城美女陈圆圆正是在此认识了吴三桂。

到了清朝,它的名字被改成“增旧园”。而在民国期间,它成为外交总长顾维钧的住宅。孙中山也在1924年受冯玉祥的邀请居住在这个院子的一部分,第二年去世。所以后来把部分院子作为“孙中山行馆”保存。

有这么多著名人物跟这个院子结过缘,这个院子的现在面貌也很让人关心,但这个大院子的所有部分都不对外开放,我们只好用想象力来补充这里曾经有的美丽花园的细节。

类似的例子在北京似乎不少。我在想,如果它们都能像可园那样能成为小型公园,会把北京的名胜古迹地图变得更加丰富多彩。更重要的是,游客和北京市民都可以随时感受到北京的历史和文化积淀,发现传统庭园之美不仅在故宫和颐和园等著名景点,而且就在我们身边,在那个以前被忽略的小小角落。

《梅兰芳》里的梅家庭园早已被开发商拆掉,荡然无迹

北京有几条名字非常迷人的胡同,比如“百花深处胡同”和“什锦花园胡同”。这两条胡同都跟花园有关系。名叫“百花深处”的花园早已不存在,但什锦花园的一部分,还保留着原来的结构。

什锦花园,从前叫做“适景园”,是明代永乐皇帝赐给当时立下赫赫战功的武将朱能的。后来,朱能的后代加以改建和扩大,最后修成了各色花儿开得五彩缤纷、仅次于皇家水准的华丽花园。遗憾的是,现在所有的这些院子都已不对外开放。但据那里的居民说,所有的院子里“花 园”的面貌保存最好的是原属马辉堂府的花园部分。

马辉堂是清末的宫廷建筑师,在慈禧太后修建颐和园时负责监工。管颐和园工程的人自然对建造庭园相当讲究。而且据传说,他后来成为晚清八大富豪之一,拥有大量的房产和工厂。财富和造园技术集中在一个人手里时,他的庭园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据说,马辉堂1915年在这个胡同里建造的花园,就装了自来水、进口的冲水马桶和电灯泡,在当时来讲是相当先进的。甚至今天,北京的一些大杂院都没有冲水厕所,这个园子的先进程度就更让人印象深刻了。

而事实上,在这个院子住过的大人物里,最有名气应该数直隶军阀吴佩孚。他喜爱诗文,有“儒将”之称,在当时的军阀里很少见。他失势之后,拒绝跟日本政府合作,就是在这个院里走向了充满疑惑的死亡。

据说,适景园的遗址和临街的院子里还住过国民党特务戴笠和他的情人电影明星胡蝶,以及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政治的黑暗和艺术的优雅都曾留迹于什锦花园,让人回味无穷。

类似命运的还有全国重点文物单位崇礼住宅、婉容故居、欧阳予倩故居等等。它们有幸较完整地保留了原状,但也像上次讲的“可园”一样,一般人不能进去参观。

还有些花园幸运地保留下了房子和大概结构,但除掉环廊等的小改小造经常发生。现在,为了拆掉加盖部分的违章建筑,就需要疏散人口。但由于各种原因,迁居的费用很难凑齐,加上有些院子的房产权利关系复杂,房产或迁居的纠纷导致院子的保护和修复极其困难。

无论如何,能留下的已经算是幸运的。更有一批隐秘名园则早已被开发商拆掉,荡然无迹了。电影《梅兰芳》公映后,很多人开始关注荧幕上美丽的梅家庭园在哪里。结果大家发现,他解放前的住宅已在开发商的推动下、不顾很多文物专家的反对而被拆掉。并且拆除之前甚至没有做必要的记录,因此如今我们只能在电影和照片中回味它的韵味。

容易想象的是,这些不过是冰山一角——这样悄然消失的秘密 花园已有多少?还会有多少?所以,“秘密 花园”的命运,实在不容乐观。

最近几年,四合院、王府、老寺庙等文物建筑的风韵和价值似乎重新得到了重视,但可悲的是,它们越来越多地被改造或装修成商业设施。比如,老寺庙保存原来的结构,但里面成为高级餐厅,曾经的贵族大院变成高级会所……这也同样让我担心—— 使用者的随意改造可能会破坏建筑本身的风貌和价值,而且珍贵的木结构建筑内常常使用明火,也免不了火灾之忧。

因此,好不容易幸存下来的秘密 花园,希望所有人都能真心珍惜。我衷心期待,有一天,具有丰富价值的这些花园,能够完全揭开面纱,并且在完备的文物保护和监管制度下安宁地颐养天年。

原文地址:

http://www.lwdf.cn/oriental/culture/20090409173459616.htm

http://www.lwdf.cn/oriental/culture/20090416113030333.htm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