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媒体与法律资料中心:“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发展”侧记

来源:媒体与法律资料中心    作者:姬德强     2009-01-09
 

17日下午,媒体与法律资料中心网编辑参加了由“ICCD国际传播促进中心”与“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在秦唐府七号院举办的第二期公民社会记者沙龙。既然与会者会聚在一个典型的被保护下来的北京四合院中,那么讨论的主题自然离不开这个院落,那就是“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发展”。

可以说,本次沙龙所请来的演讲嘉宾在组成结构上非常合理,既有高校的科研人员,也有从事城市调查的知名记者,当然还包括在这一主题上有着自己独特贡献的ICCDCHP

简要介绍一下主讲嘉宾及其发言题目,分别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罗德胤副教授介绍“中国文化遗产保护现状——从秦唐府七号院说开去”,ICCD国际传播促进中心主任马云华先生讲述“布拉格的文化标志保护之争:查理大桥”,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胡新宇先生简介该中心的具体工作和“公众参与”的文保理念,以及知名记者、城市问题调查和研究专家王军先生从“一个记者”的视角来解读“北京旧城保护”。当然,穿插在陈亮的精彩主持之中的,还有与会的多名记者和文保爱好者对众多文化遗产和城市问题的探讨。

众多有理论和实践价值的问题在这次沙龙中被提出和谈到,这里不一一赘述。作为参与者,我们希望就几个方面做一简要总结:

首先,需要着重说明的是,从大家有点“人言言殊”的氛围里,我们发现,有关文化遗产保护和城市的探讨,呈现出多种话语模式。换句话说,大家的讨论体现出多种立场。我们不妨做一尝试性的命名:

1)专业主义:从有关文化遗产的多种专业角度出发,去分析,去探讨。如建筑学、历史学,甚至可以被看做一门新兴学科的“文化遗产保护”。这种话语往往关注具体的文化遗产描述、界定和解释,以及更重要的“具体实践”。专业的NGO、学界专家和文保爱好者当属这一部分。

2)历史主义:把文化遗产和城市放在一个更广的社会范围内去考察,更多的注重社会因素与文化遗产、城市的关系,比如经济利益、政治控制和社会管理。ICCD马云华先生的发言集中体现了这一点,从历史发展的脉络和社会管理的多变梳理了“查理大桥”的变迁,给人以启示。

3)实证主义:《城记》作者、新华社记者王军先生的发言应体现了这一点。不管是从方法上,还是目标上,王军在讲述中所引述和提供的大量资料,成为其发掘城市问题,探究问题成因的社会背景的重要路径。与此同时,他的表述也为我们看待城市问题提供了文化或者说人文主义的视角。我们从他所用到的“道路肢解城市”的比喻中就能领会其一。

其实,诸多的城市文化研究者都体现出这一风格,整体上表现出对经济和政治资本(以效率为表征)强暴干预城市发展,形成附着于上述资本逐利需求的城市景观。比如,知名文化学者汪民安就曾提到了相似的观点,即城市中“街道”变成“道路”的功能性转变。“街道”如城市这一有机体的血脉,对城市的一体化构成了正面的、具有生命活力的功能;而“道路”仅仅是为了运输(尤其是高效、大量的运输)而诞生,这其中就会因社会的机器化而造成对人的干预甚至伤害。这一点无疑和王军先生的感触相似。

因此,从以上三个方面来看,如何看待文化遗产和城市,人们往往处于不同的发言立场中间。如果不能有效的增加三个立场之间的沟通,使得大家能够知己知彼,对各种观点的有效性(尤其是认知和实践上的有效性)进行一番考量,更多的有价值的意见往往难以形成。值得肯定的是,本次沙龙尽管也主要体现出大家的上述三种话语路径,但也满溢着沟通的努力和卓有成效的共识。

当大家离开这个美丽的“七号院”之后,我们在心里感叹院主人精心呵护的同时,也不禁在思索,一个在更广范围内达成对文化遗产保护和城市研究共识的场所又会在哪里?

期待着下一次有价值的会谈!

MLRC“文化遗产保护”栏目编辑

200919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