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为了“回我的家”的50年奋斗

文/多田麻美

有一位女性,在半个世纪之间,纯为了“保护并居住自己拥有的传统四合院”,敢做包括“赖着不走”等实际行动在内的所有事情,她是今年77岁的马秀明女士。她极其平凡的愿望,通过不惜其力的努力,实现了一半,但在城市开发的欲望带来的无情压力下,其另一半“保护”的愿望却是落空了。

突然被赶出的家园

我认识马秀明女士是在9月7日举办的颇有意思的报告会上。主办方是为了保护北京的文化遗产,不断地在进行挑战的NGO团体,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举办地点在建于1907年的北京第一个中国宫殿式教堂,中华圣公会教堂内。该教堂具有融合中国和欧洲的设计的奇特建筑风格。具有高大屋顶的空间,保留着老建筑的结构的同时,被装修成明亮实用的办公室。而它的这些特色,跟马女士当天讲的,既长又复杂,充满传奇细节的体验之谈,有某种契合。

今年77岁,结婚50周年的马秀明女士生长在离北京紫禁城不远的老皇城内,北河沿大街边上的四合院。当时的北河沿大街附近有小河,河两岸种有芙蓉树。当年马家住的跟周围的很多家庭一样,是四个房子围绕一个院子的北京传统四合院建筑。有一个统计表示,1949年的北京市二环内的常住人口大约是100多万人。这等于是现在的5分之1。市中心的人口密度比现在低得很多,即使是杂院,也顶多有2、3个家庭共住一个院子。就是说,当年的北河沿大街具有自然和人类生活和谐的,比较理想的居住环境。

从1949年以后,个人的房产逐渐地被公有化,1958年普及“经租房”制度,“经租房”就是国家替房主经营管理个人房屋,租给另外个人的制度。1966年文革开始以后,猖狂的红卫兵命令马女士在3天之内离开她家。遭抄家后一无所有了的马女士,被迫在单位里过日子。新中国曾经有给已婚夫妻分配房子的制度。不过已经在1963年结婚的马女士和她丈夫,当年还没有被分配到房子。夫妻被迫住在单位分配给马女士丈夫的北京大学里的单身男士宿舍,但是由于厕所是共用,马女士晚上上厕所很不方便。

恢复房子后的窘境

文革结束后的1984年,景山房管所决定给马女士返还北河沿的房子的产权。但返还需要办公证,还要付从维修费用扣除应得的房租后的金额,768元,而马女士当年的一个月的工资只有75元。再加上,当年的北河沿的院子已经被多户居民占住,马女士还得跟作为租户的他们要签这样的租约,内容是不能涨房租,维修由马女士负责,不许赶走租户等。这意味着马女士要接受这样的尴尬情况,即为了得到她原来住的房子,还得付巨额费用,虽然要负责房屋的维修,但不能居住她自己的房子。哪怕从亲戚里借到钱,能够恢复产权,她还得以很低的房租收入,应付还钱的不小压力。

但勇敢的马女士,还是支付了巨额的费用,要回了房子的产权。这好比根本没卖掉的房子,还得重新购买。让她敢于行动的动机是在文革中她尝尽的“没有家的痛苦”。但是好不容易得到的家,并不是她所期待的。一进院子她就发现,曾经整齐,充满温馨的感觉的房子,当时已经面目全非。破败不堪的房屋和到处加盖的违章建筑让马女士心凉。曾经很完美的风水也完全被破坏。

更加让马女士苦恼的是,7家租户都不愿意交房租的事实。想赶他们走也赶不出去,但要得到居住权,房管局又不给。马女士深深地感受到自己背上的包袱的巨大重量。

毫无消息的拆迁

后来,更大的不幸袭击了马女士。新的开发计划被发表,在该方案中,包括马女士的院子在内的北河沿一带的四合院,都被纳入到拆迁范围内。拆迁是为了扩大紧挨的,在文革时期建设的楼房区的范围。他们的逻辑是,既然传统的景观已经被破坏,再破坏它周围的一些景观也没关系!要盖6层搂的规划,已经获得区级和市级规划委员会的批准,只等当年的市长陈希同的同意。

但实际上,纳入拆迁范围的建筑是明清时代的传统建筑,被规定要保护的,而且建筑的高度也应该有严格的限制。著名建筑学者侯仁之先生也强烈反对该地区的四合院的破坏。马女士先后访问人大代表,政协,文物局,规划局等,要求中止规划,严格适用高度限制。

遗憾的是,马女士的请求没有被重视。1992年,马女士拥有的房子,以危房为借口,决定被拆掉。而且长年积累的居住权方面的纠纷带来的怨恨,使马女士的房子让房管局的人杀鸡给猴看似地“优先”拆掉。更可恨的是,当年对作为房主的马女士,没有任何提前的有关补偿的说明,甚至连拆房的日子也不通知。就这样,有历史的马家四合院,忽然被拆掉。在同一时期,附近的100棵古树也没有得到许可下,夜间里偷偷被砍掉。所以马女士给中纪委举报了三个问题,即100棵古树偷偷被砍掉的问题,建筑的拆迁是侵害产权的事情,以及在保护区盖楼房是违反规定的事情。

马女士属于民主党派之一,九三学社。虽然九三学社的成员也有拥护共产党政策的义务,但是因为它的存在比较特殊,九三学社的发言还是比较受重视。所以马女士通过学社,去找人大代表。但这样做也没能改变开发商的态度。不管怎么样,马女士还是继续要求居住自己的家的权利,并且要求开发商为了没有同意下拆掉她的房子的事情道个歉。她从来没有接受开发商光以钱赔偿她的损失的方案。

最后以坐功对抗

虽然之前,她一直认为依靠法律的方式不会有效果。但发现所有其他方法都无效后,马女士采取了依靠司法,就是说通过打官司解决问题的方法。果然,哪怕她去了好几次法院,法院的人都认为他的案件不满足起诉的条件,没有立案。她上诉了好几次,甚至最后去了中国最高法院上诉,但仍然没能得到明确的回答。

尽管如此,马女士收集能收集的所有相关文件以及证据,继续主张自己的权利。后来她查到负责开发的公司的性质,以及它作为“中外合资”公司的身份的虚伪性,并发现该公司负有解决“遗留问题”的义务。因此,马女士积极地对他们主张自己的权利。另外,她还尝试土地使用权的登记,申请一被受理,她把这件事作为她有土地使用权的重要证据。同时,她作为最后的手段,把自己暴露在国内外媒体的眼光下。但基本情况仍然没有改变。

2011年4月,已经无计可施了的马女士,采取了更为直接的行动。当时,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门和门牌号的情况下,她在围墙上勉强做门,并把门牌号画出来。开发商把它破坏了以后,她又做了同样的门和门牌号。后来她觉得这样做没完没了,所以跟拥有同样问题的邻居们一起开始在那里守护。这个守护坚持了21天。同情马女士的或者有跟马女士同样问题的支持者集合在一起,数量达到200到300个人。那个地点变成私房维持小站。后来,以占道经营为由,被赶走后,他们还不罢休,陆续拆掉包围房址的墙,把被埋在地里的地基亲手挖出来。让马女士感动的是,陌生人陆续来帮她的忙,连乞丐也来鼓励她。

这是不怕冒身体危险的抗议。支持马女士的老年人里,都有因晕倒而被送到医院的。但另一方的行政人员也采取强硬的手段,装作修马路,把路的两边禁止通行后,在深夜2点的黑暗中执行取缔。除了城管以外,公安方面的各种人员也来执行任务。场地重新以墙围住,墙上被画“和谐”两字。然而,跟那些字极不相配的摄像头也设在墙上。

仿古四合院带来的妥协

这些不断的努力,以及她作为九三学社的特殊北京人,再加上对区委书记的通过书信的投诉也许奏效,马女士和开发商谈判的机会终于到来。但是马女士难以接受他们所提的补偿方案,谈判不容易到达妥协点。

在跟开发商发生的纠纷中,马女士发现几个问题,感到强烈的愤怒。房地产的开发商得到的是多么大的暴利?为什么以管理房地产为职责的房管局这么控制不了开发商?为什么开发商能实现忽略容积率、古都风貌等有关城市规划相关法律的开发?她重新开始反映情况,陆续访问法制办公室、规划局等,强调说“群众在监督这个问题”。

经过这样的曲折,开发商终于提出在原来的房址上重新盖复古四合院,当做对马女士的补偿的方案。老房早就被破坏掉,本来就不能指望要回来,所以马女士只好接受这个补偿方案。可以恢复四合院的传统面貌,以及可以回到老家的土地为对自己的安慰,马女士围绕她“家”的长达50年的纠葛终于尘埃落定。

住宅政策剧变的缩图

通过半个世纪的努力,马秀民女士最终回归到从祖先继承下来的土地,而她的体验,好比是有关老民居的保护和居住在老民居的权利的,北京现代史的缩图。长达2个小时的报告有几个重大的意义。

首先,经历了住宅的没收,分配,返还,破坏,以及补偿的她,以自己的亲身体验来概括解放以后的北京的住宅政策的变迁和混乱。其次,通过有关房地产的纠纷,讲述着“老房主”这种身份背景的人,在解放后的中国遇到的情况。另外,她的报告以很实际的专有知识来证明,现在在中国,虽然不是很容易,但起码“可以”恢复以及保护解放后以来的个人房地产的权利。

本来,这次报告会的最公开的目的是“法律知识的普及”。当天的听众里也有不少希望借鉴马女士的经验的四合院的房主。他们里有不少人在无法无天的拆迁和开发规划前,正面对有关房地产方面的侵权问题。传授给他们很实用的知识,鼓励他们一起保护古都风貌和居住传统住宅的权利,应该是这次报告会的首要目的。

而报告结束后的热烈鼓掌,以及充满希望的空气似乎在告诉我们,这次报告会的目的确实达到了。

(编者按语:多田麻美是日本作家。此文由多田麻美女士向CHP提供。谨表谢意。)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