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9月7日活动回顾】谁的城市谁的家?

原住民,参与和见证了老城区的辉煌,却不幸正在被肆虐外迁。他们中的许多人,不屈服淫威利诱,发起了抗争。抗争者对自己家园的情感,以及为保护自己家园而付出的艰辛,丰富了老城区的文化遗产。

这些抗争者的故事,是中国当代史的组成部分。了解和研究这些故事,有助于分析社会变革,思考文化价值,培育公民责任。由此,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CHP)于9月7日召开“原住民与老城保护”专题报告会,请其中较有代表性的原住民来讲述他们曲折艰辛的抗争经历。通过这个报告会,CHP希望其他的抗争者能够吸取经验受到启迪,学界专家和年轻朋友们也能够更多感悟“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主讲人马秀明老人

主讲人马秀明大姐


抗争者的道路充满坎坷,举办抗争者的报告会也不会一帆风顺。CHP原计划邀请马秀兰、马秀明两位大姐做主讲人。两位马大姐不是亲姐妹,甚至互不相识。她们分别是北京鲜鱼口地区和北河沿地区的原住民,为捍卫权益保护家园作出了长期的努力。由于不可抗拒的原因,马秀兰大姐无法到会亲口讲述她的经历。CHP祝愿她和她的家人一切平安。

IMG_0176s

马秀明大姐生于1937年。她的家是一座小四合院,位于北河沿大街西侧,也就是北京皇城的东北角。北河沿大街因毗邻皇城御河北段而得名。马秀明家院子的后面,就是京剧艺术家程砚秋的大片宅院。马秀明是小姑娘的时候,御河还是非常美丽的。后来,御河成了垃圾场。再后来,政府在御河之上修了一条南北向的马路,美丽的御河从此永远消失了。1955年,马秀明考入了著名的北京大学。此前不久,马秀明的母亲买下了这座四合院,并取得了北京市人民政府房地产管理局核发的房地产所有证。这份证书不仅加盖有政府的大印,还附有房屋间数及面积的明细表,以及土地面积、所处位置和地号等内容。在文化大革命之前,虽然有“经租”等“私房改造”的冲击,马秀明的家基本完好,皇城的风貌也基本完好。

1966年,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8月的一天,与许多人一样,马秀明发现自己家的门上贴了告示:限期三天交出房地产证!按照文化大革命的要求,要打倒有产者,要充公私有财产。如果不交出房地产证,红卫兵将上门抄家。马秀明家不敢不交出房地产证,可还是遭到了红卫兵的两次上门抄家:第一次是把所有财物洗劫一空,第二次是把马家人赶出后直接封门。家不能回了,马秀明全家所有的财物都被抄走了,包括换洗的衣物。

让马秀明感到万幸的是,作为政府接管房屋的证据,北京市东城区房地产管理局景山管理所给她母亲开出了“收下房产收据”。这张收据标明了政府接收的契证种类和件数。马秀明用她认为最保险的方法珍藏着这张收据。在她看来,将来如果能够要回房子,这收据是唯一凭证了。

家被政府“收下”了,马秀明她们住哪里呢?那个时候,马秀明在工厂做技术员,她每天等着同事们都下班了就睡在办公桌上。后来,马秀明和她丈夫能够与其他人合用一个集体宿舍了。那个人如果晚上不睡在宿舍,马秀明就可以安心地来宿舍休息了。马秀明说:“如果马路边有个洞能够让我长住,我马上钻进去”!

那么,马秀明的那个家派啥用场了呢?皇城东北角的这个四合院又变成什么样了呢?马家被赶走后,这里就被政府用来安置“红五类”了。这些人住进四合院后,为了增加居住面积,就把厕所拆掉,把树木砍掉,在院内尽可能多地搭起了各类小屋。“四合院的形制完全被破坏了,院内院外好多一抱粗的大树也全给砍了,好端端的一个完整院落看上去像个贫民窟”,马秀明幽幽地说。

18个年头一天天地熬过去了,时间转到了1984年。房管局通知马秀明去换领新式房产证,领回文革时被没收的房产,同时交纳768元人民币。交钱的理由是,政府在那些年修房子花了2千多元,而向住户收的房租只有1千多元,之间的缺口是768元,必须由马家支付,除非马家不要房子了。数百元在当时是一笔很大的款项。特别是,马秀明和她的妹妹们清楚地知道,被政府安置进来的那些人是不会轻易搬出去的,而所谓的房租也是很难从那些人手里收到的。

马秀明说,她和她的两个妹妹曾经犹豫过,交钱就必须要举债了,而且,她们还必须负责修缮房子,保证那些“占领者”的居住安全,尽管她们自己不能回去住。“但是,我的母亲在文革时过世了,如果祖产还要不回来,我难以接受。我宁可让这些人白住,也要留下这个房子”,马秀明坚决地说。事实就是这样发展的,在马秀明拿回房产后,住客拒绝向她缴纳租金,同时拒不搬走。“政府不管,我也不敢招惹这些人”,马秀明说。

在凑齐并支付了768元后,马秀明和两个插队回来的妹妹从景山街道房管所接过了红色封皮的房产本和绿色封皮的房屋共有证。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北京老城区开始了大规模房地产开发,打出的理由是危房改造。马秀明家那片也被划入了危改范围,成片的胡同四合院将被拆平,取而代之的将是高档公寓楼“御京花园公寓”。当时的《北京日报》头版曾经这样介绍这个开发项目:东城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与香港华英国际发展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双方投资3867万美元建设御京花园公寓及部分回迁居民普通标准住宅,以改造危房,造福人民。御京花园公寓总占地一点七二公顷,总建筑面积近三万平方米,为单元式二三层庭院住宅,每户住宅有自用的活动空间花园庭院、汽车库。公共配套服务设施中,建有自选商店、俱乐部、健身房、游泳池和集体车库。

马秀明对皇城保护规划了解透彻。她愤愤地说:“这哪里是危房改造?这个地方怎么能够盖楼呢?它在皇城保护区内,建筑控制高度规定为6米。这明显是个违法项目!”从获知御京花园公寓项目那一刻起,马秀明就开始发动一些专家和“两会”代表们站出来抵制它。马秀明联合起来的一大堆人中,居然不乏候仁之先生、张开济先生这样的大牌专家。

然而,1992年夏天,为御京花园公寓项目腾地的拆迁告示还是贴出来了。又是8月!景山街道办事处贴出的拆迁告示规定,搬走的限期是8月31日。“占住我家的那些人拿到拆迁补偿款走了。我没有被告知,更没有拿到补偿款,8月13日我的家就被移成了平地”,马秀明说。

从1992年8月13日到现在,20多年里的日日夜夜,马秀明心里想的就是位于皇城东北角那个被拆掉的四合院,以及四合院下的那块地。那个四合院,是她母亲买下的祖产,是她的家,不能就这样拆没了。那块地的产权也是她们家的,当时北京市人民政府房地产管理局核发的房地产所有证上明确记载了那块地的面积和位置。而且,那块地处于皇城保护区,不能盖楼。为此,马秀明的努力,令人敬佩,也令人心酸。

马秀明不要其它地方的安置房,她就要她心中的家。祖产被拆后,她四处申述。《法制日报》认为她是在依法维权,希望开发商采取行动弥补过错。开发商在给《法制日报》的回复中表示,可以给马秀明其它地方的安置房并给予适当经济补偿。马秀明断然拒绝了。类似的情况,此后也多次发生。

马秀明用足了法律赋予她的对土地的权利,她要真正成为她的土地上的主人。2008年,马秀明拿着自己的房产证去土地管理部门办理土地登记。管理部门在审核了她的房产证和申请材料后,给她发了土地登记“收件单”。在去现场勘测土地时,管理部门才发现她的土地上的房子已被拆除。合法拥有的房产被非法拆除,土地管理部门却“不方便”给房主发放土地证了。要不来土地证的马秀明有勇有谋,她用房产证向规划局申请工程建设许可证,她要翻建祖宅!从2009年开始,马秀明雇佣施工队,在房屋被拆后留下的一片废墟上勘测找寻属于自己的土地,并终于在2011年5月搭建起了最简陋的板房。这是她在自己的土地上翻建的祖宅,尽管这个翻建的祖宅只存在了很短的时间。5月21日凌晨,板房里的老人被赶出,马秀明的祖宅被强拆,再次轰然倒塌。

马秀明用足了法律规定的皇城保护规划和措施,她坚决不允许在这块地上盖楼房。马秀明的职业不是皇城保护,她退休前是物理学教师。然而,她比许多专业人士者更清楚法定的皇城保护规划和措施。她是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等相关管理部门的上访常客,与许多部门的专家和官员也是彼此了解深入,成为老熟人了。政府的有关新动向新举措,马秀明了然于胸。报纸和网上任何有关皇城保护或破坏的消息,也绝难逃过她的眼睛。与各个方面的管理者对话皇城保护的具体要求,马秀明从来不会处于下风。不幸的马秀明也有她幸运的地方:大权在握的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也理解皇城保护的意义,也清楚那些法定的条条杠杠,对她马秀明也是同情在心。时至今日,那片废墟仍然是废墟。北河沿大街西侧靠近平安大街处,有开发商建起的一长溜遮羞墙,马秀明的家园就处于墙后那片废墟中。为帮助马秀明整理报告会所用照片资料,9月初CHP在那片废墟里拍照。边上一位老人感慨道:“市中心的这么一大块地,荒在这里几十年了”!为阻止在这里盖楼房,马秀明连续作战20多年,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想必也是“贡献”多多,其中的困难和压力可能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马秀明大姐早已进入古稀之年,她可能难以再抗争几十年了。在报告会上,马大姐没有任何停顿,不用任何提示,一口气讲了两个多小时,她的故事是真正的可歌可泣。在努力实现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依法保护历史文化名城的当代中国,这个报告是最有积极意义的普法报告。我们感谢马大姐,祝愿马大姐,希望并相信马大姐的抗争之路不必太长了。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