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秦老胡同

概况

胡同介绍:呈东西走向,东起交道口南大街,西止南锣鼓巷,南邻北兵马司胡同,北靠前圆恩寺胡同。全长447米,宽6米,沥青路面,两侧门牌1-39号,4-48号,空缺2、6等5个号。明朝属昭回靖恭坊,称秦家胡同。清朝属镶黄旗,称秦老胡同,民国后沿称。后几度改名,1979年复称秦老胡同。今胡同19号院为北京典型的并列四合院。

文保单位:绮园,秦老胡同35号院1986年定为区级文物保护的四合院

文献记载:《光绪顺天府志》记载:“光绪元年,周世堃、朱梁济、刘永怀建‘诚正义学’,在南锣鼓巷秦老儿胡同。

据《北京寺庙历史资料》记载,三教庵关帝庙座落于秦老胡同七号,建于明,清康熙重修。

文保单位:

绮园:位于交道口南的秦老胡同35号院,原为清晚期内务府总管大臣索家宅子的花园部分。

宅院建筑:35号院原来只是索宅的花园,名曰“绮园”,至今园内假山上仍有“绮园”二字的刻石。园内除假山、水池、桥、亭等建筑外,还有一仿江南园林中建筑——船形敞轩,这敞轩底部似一大船,船体上为木结构敞轩,造型独异,使花园不同流俗。后人将房屋分割出售。35号院出售后,买主将花园内建筑全部拆除,重盖房屋,只留下大门内东隅一组假山。故该院庭院宽敞,不似一般四合院紧凑。

改建后为三进院落,大门一间,倒座房九间,东侧为假山。过厅五间,第二进院落正房五间,前出廊,后带抱厦,为两卷勾连搭建筑,左带两间耳房。东、西厢房各五间,前面均有走廊。正房东有穿堂门可通后院,后院内后罩房九间,前带走廊。全院长约70米,宽30余米,总面积2000余平方米。院内主要建筑均为硬山合瓦清水脊顶。

宅院历史:索家花园最早的主人,应是晚清咸同年间的总管内务府大臣明善。明善,满洲镶黄旗察哈拉氏。明善在雍乾年间的先祖为索柱,其时满族上层以取汉姓为时尚,而索恰为汉姓之一,索柱即以索字冠汉姓——满族人虽取汉姓,但为与汉族相区别,是只称名不称姓的。如明善并不称索明善,只称明善。即使在朝臣中,也只称明大臣或明大人。明善自咸丰十年(1860)任总管内务府大臣至同治十三年(1874)。子文锡,孙增崇,在同光宣三朝亦先后任总管内务府大臣。崇彝在其所著的《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中记载,有清以来祖孙三代均任内务府总管大臣者,只此一家,世称内务府世家。索家世代都在内务府供职,外放做官也都是海关监督、管理河道、织造等肥缺,因此累代富显,甚至富甲王公,在清末民初是京城有名的富豪。与当时的那姓、王姓、杨姓并称为京城的四大豪门。

索家何时定居秦老胡同,已不可考。不过,索家在秦老胡同的宅邸形成一定规模,是在明善时期。索家的宅邸是从秦老胡同西部开始兴建的。那时秦老胡同西口路北,由连续几座院落组成的一个大宅院,包括现在的39、37、35、33、31、29和27号均为明善所有,当时只从一个大门出入,即现31号(老门牌号18号)。该门对面的长大影壁至今仍保存完好。这座大宅院除东端的29号、27号院(老门牌号17号)外,其余进深都是地跨两条胡同之间。由于是不同年代陆续购进改建或新建,布局欠缺系统和完整。崇彝对此评论道:“庭宇多而不成局势,盖积渐而成者,屋约数百间。”。除路北的宅院之外,索家在秦老胡同路南中西部,还有很大一片土地和房屋用作马厩、车房、花圃和相关人员居住。其位置在现20号至28号之间。这种情况从19世纪60年代一直维持到上世纪初。

辛亥革命时索家花园的主人已是明善的孙子增崇和他三个同父异母兄弟增德、增麟、增绂。增崇是光绪二十八年(1902)至宣统三年(1911)的总管内务府大臣,三个兄弟也都在内务府任郎中、员外郎。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封建君主专制统治,极大的影响了索氏家族。他们不仅社会的政治地位一落千丈,经济上也失去了丰厚的俸禄和其它许多重要利益的来源。形势迫使他们不得不开始设法开源节流。增崇吸取了光绪二十六年(1900)义和团庚子之乱导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被迫弃家出走的教训,认为浮财最不可靠,极易被抢劫或丢失,而房地产最为安全,既可出售又可出租。因此增崇上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初期,在北京和天津建造和购买了大量房产。除居住和作为女儿陪嫁外,其余用来出租,以收取租息。现秦老胡同28、30、32、34、36、38号的6座一进小四合院和现秦老胡同19号(老门牌号为13、14号)两座规模宏大的五进四合院就是在这段时间建造的。秦老胡同19号是增崇为两个儿子建造的,地跨两条胡同之间,两座并列相通的纵深五进的大四合院。两座院落布局基本相同,西院(14号)为长子居住,临街面宽为9间。东院(13号)是次子居住,临街面宽为7间。这两座宅院因建设较晚,又吸取了之前北京四合院建筑,特别是原有西边几座四合院的优点,故很多介绍四合院建筑的书籍、文章都称这两座并列式四合院当属北京四合院的经典之作。西院比东院早几年建成。在东院建造过程中,恰逢北平当局为改善市内交通状况,拆除几座城门的瓮城和部分城墙。增崇便购买了部分城砖用在自家的建筑中。现在从前圆恩寺胡同中部,可以看到,19号东院(原13号)后罩房临街的后墙,就是用城砖磨砖对缝砌筑的。在北京用城砖砌筑一般住宅的房屋,如果说不是绝无仅有的,那也是极为罕见的了。这时索家的宅院在秦老胡同路北从西口到中部已占了大部分。

在原14号和17号间还有两座院落,即老门牌号15、16号,是曾任民国代理大总统的北洋军阀首领冯国璋参谋长的张联芬的宅邸。其中,15号是带水池的庭院花园。增崇曾想通过协商将这两座院落买下,这样从西部到中部的宅院就可连成一片。但是遭到张的拒绝,只好作罢。

参考书目:

仲建惟《北京市东城区地名志》

耿申、邓清兰、沈言、喻秀芳《北京近代教育记事》

北京市档案馆编《北京寺庙历史资料》

王仲翰《内务府世家考》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