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雨儿胡同

雨儿胡同10号大门上装饰的苏式彩画和对联

雨儿胡同10号大门上装饰的苏式彩画和对联

概况
胡同介绍:呈东西走向,东起南锣鼓巷,西止东不压桥胡同,南邻蓑衣胡同,北靠帽儿胡同。全长343米,宽5米。两侧门牌1-45号,2-34号。明属昭回靖恭坊,称雨笼胡同。清朝属镶黄旗,称雨儿胡同,民国后沿称。之后几度改名,1979恢复原名。现胡同内有东城区交道口街道办事处等单位。
文保单位:齐白石故居,雨儿胡同13号
                罗荣桓故居,雨儿胡同31号
                粟裕故居,雨儿胡同33号
文献记载:据《啸亭续录》记载,“公布舒宅在雨儿胡同。”此处“公布舒”漏掉一个“叶”字,应为“公叶布舒”。辅国公叶布舒为清太宗第四子,康熙八年晋封辅国公。
                据《北京便览》记载,唐贝勒府在雨儿胡同。

文物保护单位:

齐白石故居:

位于雨儿胡同13号。 

雨儿胡同13号连同11号、15号,原本为民国年间北海公园董事会长董叔平的住所,时称“董家大院”,此后此宅被分割为数块,解放后,文化部购买了今13号这部分,作为画家齐白石的住所。由于齐白石始终惦念西城旧居,在此住了不久便又迁回西城,此地便改为齐白石纪念馆。后纪念馆撤销,此地改为北京画院。现为北京画院《中国画》编辑部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办公地。为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

齐白石(1864一1957),湖南湘潭人,小名阿芝,名璜,字渭清,号兰亭、濒生,别号白石山人,我国著名画家和书法篆刻家。曾任北京国立艺专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名誉教授、北京画院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等职。1953年被文化部授予“中国人民艺术家”的称号;1956年荣获世界和平理事会1955年度国际和平奖金;1963年被世界和平理事会推举为世界文化名人。

齐白石早年为木匠,27岁拜当地文人为师,学诗书画印。自四十岁起,离乡出游,五出五归,遍历陕、豫、京、冀、鄂、赣、沪、苏及两广等地,饱览名山大川。57岁后定居北京,卖画治印。60岁后衰年变法,绘画师法徐渭、朱耷、石涛、吴昌硕等,形成独特的大写意国画风格,开红花墨叶一派,笔墨纵横雄健,造型简炼质朴,色彩鲜明热烈,尤以瓜果菜蔬、花鸟虫鱼为绝,兼及人物、山水,画虾技术更是颇为精湛,令人叹为观止。齐白石主张艺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他的绘画,以其纯朴的民间艺术风格与传统的文人画风相融合,达到了中国现代花鸟画最高峰,与吴昌硕共享“南吴北齐”之誉。齐白石画印书诗,人称四绝;一生勤奋,砚耕不辍,留下画作三万余幅、诗词三千余首、自述及其他文稿并手迹多卷。代表作品有《花卉草虫十二开册页》,《白石草衣金石刻画》等。2011年5月22日,他的最大尺幅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被拍出4.255亿元人民币的天价。

故居现存建筑,大门一间,但已不是旧物。倒座房两间。二门内,有转角走廊,南房三间,前带走廊,后带抱厦。正房三间,并左右耳房各三间;正房内南窗满镶玻璃,采光极佳。明间隔断上左右楹联为:“本《书》以求其质,本《诗》以求其情,本《礼》以求其仪,本《易》以求其道; 勿展无益之卷,勿吐无益之话,勿涉无益之境,勿近无益之人。”横眉为“乐生于智,寿本乎仁”。落款“恕庵书于琴剑书屋”。(恕庵,卢乾元,清代书法家,顺治十六年进士, 任刑部主事。)东西厢房三间,均为硬山顶。西跨院有一六方形砖屏门,题额“紫气东来”,周围雕满花卉,此门现巳封堵。

 

罗荣桓故居:

位于雨儿胡同31号。

1963年12月罗荣桓元帅逝世后,其夫人林月琴及家人一直住在这里。

罗荣桓(1902年-1963年),湖南衡山县人,中国军事家、政治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927年夏,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1930年任红四军政委,第一、第八军团政治部主任,后随军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115师政治主任、政委,山东省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解放战争时期担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政委、东北解放军政委与第四野战军第一政委,协助林彪指挥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建国后任中央人民政府最高检察署检察长,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第一、二届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53年,他提议创办政治学院,后兼任院长。1955年授予元帅军衔。1963年12月16日在北京病逝,享年61岁。

 

粟裕故居:

位于雨儿胡同33号。

从20世纪50年代定居在北京,粟裕和夫人楚青就住进了这个四合院。那时,元帅将军们大都是两家合住一个院,粟裕将军跟罗荣桓元帅家合住。这样,一个四合院就被分成了两半,罗荣桓元帅一家住在前院,就是现在的31号院;粟裕一家住在后院,就是现在的33号院。连接前后院的走廊,就势隔出了三间卧室和一个长条形的客厅;三间卧室三个孩子一人一间,走廊的尽头左边一个单间是粟裕夫妇的卧室。

粟裕(1907年—1984年),湖南会同人,侗族。中国现代杰出的革命家、军事家、战略家。淮海战役、上海解放战役等一系列重大战役的指挥者。1927年5月,参加叶挺的国民革命军第24师,任教导队班长。1946年7月,指挥华中野战军主力3万余人,与12万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军作战七次,七战七捷,每战均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歼敌一部,一个半月中歼敌5.3万余人,名声大震。1947年5月,粟裕指挥孟良崮战役,华中野战军全歼国民党军精锐、号称“王牌军”的全美械装备整编第74师,成为中共战史之经典。济南战役结束、粟裕立即提出淮海战役计划,这一计划后来被发展为国共双方的战略决战。粟裕部与“二野”合作,将国民党军精锐力量聚歼于徐淮地区。淮海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55万余人,其中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歼敌44万人。1949年1月,任第三野战军副司令员,参与指挥渡江战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和总参谋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副部长、中国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和第一政委、中共中央军委常委、国防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是中共七届候补中央委员、八届至十一届中央委员、中顾委常委。1955年授予大将军衔。1984年2月5日病逝于北京。粟裕有“长胜将军”的美誉,完全凭借战功从普通士兵逐步成为一名高级将领,一般认为,在中共将领中,其军功贡献仅次于林彪。粟裕逝世后,中共在讣告中说他“尤善于指挥大兵团作战”,这样的评价在开国将帅中是绝无仅有的。

 

值年旗衙门:

《日下旧闻考》记载:“值年旗衙门在地安门外雨儿胡同,南向。前后四层,共房四十楹。雍正六年始设,名当月旗,八旗轮流当月。乾隆十六年奉旨改今名,每岁终,兵部奏派王大臣等各司其事。”

雍正元年(1723),雍正皇帝认为八旗各自的事务没有整齐划一,也没有令人满意的协调机构,就下令让各八旗都统或副都统按月轮流值班:“嗣后八旗着各当值一月,每月将应当值之旗下大臣等职名开列具奏。俟朕派一人总承八旗公办事件及传集立稿等事。若于齐集之时有不到者,于会议折内不必列其职名。”这标志着“值月旗”的正式设立。由此史料可见,雍正帝建立“值月旗”的目的是使八旗制度有一个整齐划一的统领机构,可以用来办理八旗通行的事务和记录档案、召集旗务会议等不属各旗分别办理的事宜。因此,“值月旗”最初的功能是统领八旗旗务,起到上下传达、组织会议、协调各旗关系、稽查等等。

到了雍正六年(1728),为了存放档案和办公的方便,就在雨儿胡同设立了“值月旗公署”。“值月旗”的工作人员,有当月的都统,还有从各旗抽调来的一年一换的值月官、领催、马甲、当月章京、骁骑校等等具体的办事人员。“值月旗””的经费则来自于各当值旗分的满洲旗的公费银,一般都是每月二十六两银子。可是到后来,负责值月旗的都统们就开始偷懒了,总是把这个月该办的事堆积到月底,好移交给下个月来接班的别的旗的都统们,下个月来的都统也会如法炮制,屡屡拖延,这样渐渐堆积了很多该完成却未完成的公事,生出了弊病。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都看到了这种情况,一再督促之下,情况仍然没有太大的好转,于是在乾隆十六年(1751),乾隆皇帝下令将“值月旗”改成“值年旗”,谕令:“近来八旗都统办事迟延,虽有值月大臣,率皆意存推诿,苟且了事,并不实力经理,殊属无益。嗣后八旗大臣等停止值月,着将都统、副都统等职名由部开列进呈,候朕简派数人,一年轮流一次并带能事之章京承办事件,年终缮折奏闻。”还明确说明“一年一次轮流值年,不必论旗……将一年内所完事几何、未完事几何,逐款缮折奏闻…… 将此永着为例。”自此,“值年旗”确定,不再论旗分值,而从八旗所有都统副都统中由皇帝指定拣派人选,仍然承办八旗汇总事务,年终要向上详细奏闻,延长当值期限以除值月旗“推诿成习”的陋习。同时,“值年旗衙门”的办事人员数量也有所增加,据初步估计,其人数至少为“值月旗公署”办事人员的两倍以上。“值年旗”的功能也有所扩大,比如选派旗官、负责召集八旗各级会议、岁末汇奏以及各种琐碎的旗务,等等。

这样的“值年旗”办法一直延续到清朝灭亡,甚至到民国年间,我们还可以在档案中发现任命值年大臣的历史资料,如最后一次在民国十六年(1927)十二月三十一日,北洋政府任命镶黄旗满洲都统那彦图、正黄旗汉军都统张广建、正白旗蒙古都统恩泽、正红旗满洲都统衡永、镶白旗满洲都统乌拉喜春、镶红旗汉军都统费毓楷、正蓝旗汉军都统载搏、镶蓝旗蒙古都统端绪管理“值年旗”事务,说明“值年旗”在民国十七年(1928)之前仍然存在,只是民国后的“值年旗”巳经十分衰败。费莫瑞丰为民国四年(1915)由“大总统”任命的镶白旗满洲都统兼副都统,纵观瑞丰尽心所辑录的《镶白旗满洲公牍》,值年旗为八旗兵丁向大总统恳求减免税银、减轻兵丁生活负担的要求分外多见,显露了此时的值年旗正在扮演着为八旗制度下的旗人谋生路的角色。在金启琮先生所著《北京城区的满族》中,也描述了民国年间饥饿困苦前去请愿的旗人队伍,先到值年旗衙门前聚集求援的场景。   

 

参考书目:

仲建惟《北京市东城区地名志》

东城区文物局编《北京文物胜迹大全·东城区卷》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