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精品购物指南:名人故居–我拿什么保护你

2011年3月7日 总1643期> LIFE IDEA 撰文/张龑?漂漂 编辑/房婧蓉

近日,上海公布名人故居保护名录,“周立波故居”赫然列于其中。此新闻一出,许多人误以为是“海派清口”创始人周立波,而著名作家周立波几乎从未出现在人 们记忆里。只知笑星周立波不知作家周立波的“健忘”或“盲区”,似乎已令人见怪不怪了,然而因此提及“故居保护”的话题,却不免让人有些沉重。事实上,名 人遍布世界,故居散落全球,怎样保护那些在历史中风雨飘摇至今的先人故居,才算真正缅怀他们的人生:重建、修缮、开发再利用,拯救故居时时陷入的尴尬境 地,是时代留给我们的考题。

城市的名人故居,镌刻着一个民族千百年的记忆,延续着历史的经脉,存储着不可再生的人文生态以及城市记忆中最为深刻的“人”与“灵魂”的生命遗迹。城市发展规划还会格式化多少历史记忆?我们究竟要如何按下文化遗产保护的重启键,这是个长期话题。

故宅修葺——文化修复·记忆补丁

北京北沟沿胡同23号,院门内被自建房挡住一半的影壁表明,这里曾是大户人家。从房顶上看,还有些古建的模样,而下面早已排满了低矮的小平房。这就是近代政治家梁启超先生的故居。

这所年岁不大的宅院,曾见证了梁启超先生一生两次被历史所开的“玩笑”。这所故居后花园里的两座假山,其中一座已被铲平,另一座土山周围也密密地盖 了房子。与坐落在天津海河意式风情区的梁启超旧居和“饮冰室”书斋相比,这所“大杂院”未免让人寒心。在这样一个建筑的外壳下,很难再追寻到他曾经的主人 所留下的印迹。

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带走了一个人,却留下无限的记忆。“当我漫步在三洲的大街小巷时,我发现她是一个‘灰姑娘’。只是她还没梳妆,还没洗脸。 相信有一天她会艳惊四座的。”这是2008年家住伦教的朱新民向政府撰写报告,首次提出修复“千里驹”故居的一段话。1888年千里驹出生在伦教,他在继 承前人粤剧特长的基础上创造了“驹派”表演艺术,当年曾有“北有梅兰芳,南有千里驹”的美誉。但现在在伦教三洲一条小巷内的两座破旧不堪的院子,如果不是 门口标记,很难想象这是粤剧界泰斗级人物千里驹的祖居。当年的“私伙局”(佛山民间曲艺,广府大戏的延伸)现已无迹可寻,爱唱粤剧的老人也纷纷辞世,多数 年轻人未听说过“千里驹”,粤剧文化陷入亟待拯救的困境。

朱新民向政府建言,以“千里驹”的故居为中心,将乌洲永兴街规划成岭南民宅群,建成食肆一条街;以三洲牌楼为起点,将御波桥两岸建成仿古式商铺酒肆 的岭南民宅群;在伦教纪念塔广场建成仿古式粤剧文化一条街,并在附近学校开设粤剧班,培养人才。这个想法被伦教政府定为2008年度四大“金点子”之首。

拉美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在《无穷的瞬间》中这样描写死亡:“今日不是死亡,也不是生存。今日没有躯体、没有名字、没有面孔,今日就在此地,投 掷于我脚下,直勾勾地望着我。”在缅怀先人之时,记忆也被时光修复系统不断打好补丁。先人逝去的生命中承载着无法计算的重量,岁月的密度不仅仅镌刻在他们 的墓志铭上,生命的终止终不能阻断精神的传承。

故宅翻新——感知历史·流淌艺术

名人故居是一个城市的特殊坐标。

去年,北总布胡同24号院西墙上的一纸“通告”,引发了梁思成林徽因故居拆迁风波,之后西厢房被拆毁,门楼剩破败的骨架,在其距废墟仅一步之遥 时却绝处逢生,最终被保留,这对于一生奔波于古建筑保存的梁思成先生不无讽刺意味。但这已算幸运,据悉北京近1/3名人故居已被拆除。“由多种元素共同组 建的文化最应受保护”,建筑师马岩松的倡导,显然是将物质和环境当成历史的一部分去看。

相比之下,亭台楼榭,小桥流水,一幅幅悬挂着的老照片,院内百年历史的香樟树,一切仿佛一幅记录着历史的画卷。这是由蒋介石的儿子蒋纬国和母亲 的故居改造而成的南园宾馆。这座坐落在苏州十全街249号的别墅式宅邸中,蔡贞坊7号是最有名气的。因为曾经接待过众多国家领导、元首,记载着蒋介石与姚 冶诚的一段情缘而声名大噪;又因当年林彪下令在此建造了大规模的地下工程,而显得更加神秘莫测。冬去春来,岁月如流,名人故居华丽转身为酒店客房,客人们 倚窗远眺,是否也能咂摸出几分历史的厚重?

“要是北方威震四方的君主知道在肖邦的作品里包含对他多大威胁的话,他一定会禁止这些音乐的。肖邦的音乐是藏在花从中的一尊大炮。”诗人、音乐 家罗伯特·舒曼曾经这样评价钢琴诗人弗里德里克·肖邦。同样,坐落在德国茨维考市的舒曼故居时至今日依然常年飘荡着《曼弗雷德》序曲,故居不再仅仅作为档 案馆与博物馆,还常年举行丰富多样的音乐会、唱诗班。从每年6月8日舒曼生日的这一天开始,包括拥有数十年历史的世界著名舒曼国际钢琴和美声大赛等各色纪 念活动也会如期隆重举行。

历史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化进程的巨大冲突,引发了人与区域空间乃至环境之间关系的终极命题。而保护和再利用名人故居,必将走向建筑、地景、城市三融合之路,虽漫长,然前景可望。

故宅整理正当时

冯军(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整理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根据条例,历史风貌建筑是指建成50年以上,具有历史、文化、科学、艺术、人文价值,反映时代特色和地域特色的建筑。可以说每一栋建筑都是一个 历史文化的缩影,必须确定“修旧如故,恢复原貌,安全适用”的原则和“高标准设计、高水平整修、高效能管理、高品位利用”的标准。以天津为例,近代就有 200多处名人政要的寓所,像溥仪旧居在整理前住了45户居民,院内搭满违章建筑,房屋损坏非常严重,2007年7月经整理后静园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后, 先后举办过世界著名历史建筑模型展、中国比利时文化艺术交流展等活动,至今累计接待中外游客50万余人次。五大道民园西里则在整理后的历史建筑中引入纽约 “Storefront建筑艺术画廊海报回顾展”等公益展览,入驻《环球游报》全国媒体中心等8家创意单位,作为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如今我们的工作着眼于 五大道实验区的保护利用,包括庆王府等,规划定位为城市文化遗产会所、精品酒店和文化、商业、旅游、居住混合区。

LINK那些来自故居变迁的声音

事件一:小泽征尔抵京必访儿时故居

东城区新开路胡同69号院,是日本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的儿时故居,现已成为机关宿舍,住着11户人家,院子里的镶金柱子上还留有小泽征尔儿时刀刻的身高印迹,20多年来小泽征尔7次回访故居。

怎么保护与如何认定哪些是名人,并没有很大的矛盾,可以逐步进行认定。咱们不能说现在还不能界定小泽征尔是不是“名人”,所以就把院子给拆了。

——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

事件二:康有为北京故居曾失火

位于原宣武区米市胡同43号的原广东南海会馆,又称“七树堂”,康有为来京参加会试至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都曾住在这里,至今故居里尚存重要石刻《南海会馆碑记》。2004年曾因电路老化发生过火灾,4间正房被毁。

保护不是终极目的,在保护原貌的基础上进行适当改造,服务于现代居民,服务于现代社会,才是保护的真正要旨。

——杂院居民

事件三:余秋雨老宅变“生人祠”

2008年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桥头镇认为此宅“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将其作为景点进行了修缮,并尽力使家具摆设的生活场景一如从前,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

迟保护还不如早保护,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人不在世了才保护?现在就开始保护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著名策划专家贺茂峰

事件四:李小龙香港故居成酒店

李小龙故居位于九龙塘金巴伦道41号,目前租给一间时钟酒店。年届80岁的业主余彭年答允捐出物业,并捐出10万元奖金倡议通过公开比赛选出最佳设计概念,他强调将来里面必须具备李小龙纪念馆、图书馆、武术馆及电影馆。

虽然特区政府相关部门并不能为其提供文物保护上的经济支援,但我作为女儿会尽其所能把父亲生活过的地方变身为“李小龙纪念馆”。

——李小龙之女李香凝

一故居一世界

(法)巴黎周恩来旅馆

巴黎13区的戈德弗鲁瓦街的墙上镶嵌着一方墨绿色的大理石纪念牌,上面是周恩来的铜质正面浮雕头像,刻着邓小平题写的“周恩来”中文金字,并配有法文说明:“周恩来,1922年~1924年在法国期间曾经居住在此。”旅馆的1号住房便是当年周恩来住过的那间。

(法)维克多·雨果故居:瑰丽的中式客厅

雨果故居“中国厅”里有他亲自创作的一组57幅图的“中国题材画”,橱柜、壁板上都雕着兰、竹、梅、凤等吉祥如意图案。一面墙上挂有中国神仙的竹编画和丝编画,另一面墙上缀满青花碗、碟等瓷器。屋顶饰有竹画,中央悬一八角宫灯,各面均绘有仕女。

(泰)克立·巴莫故居:孔剧博物馆

孔剧是泰国传统文化的代表,是融合舞蹈、音乐、绘画、武术、皮影等于一身的舞剧艺术。已故泰国前总理克立·巴莫亲王是作家和历史学家,也是一位孔剧“票友”,去世5年后,他的故居于2000年被改造成为孔剧博物馆,现已成为游客最喜爱的特色文化景点之一。

(瑞典)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故居:诺贝尔学术活动中心

坐落在瑞典中部卡尔斯库加市的白桦山庄,自1975年建立纪念馆以来,这里已成为诺贝尔学术活动的中心,每年一度的诺贝尔学术讨论会,来自世界 各地的著名科学家济济一堂。由于他当年在斯德哥尔摩出生的旧居如今已经矗立起高楼大厦,白桦山庄就成了今天唯一保存完整的诺贝尔故居。

故居保护,找组织!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CHP)

这个2003年正式注册成立的民间公益组织,宗旨是帮助社区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主要工作领域为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已发起的保护案例包括钟鼓楼街区、喀什老城、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可园等。

英国蓝牌委员会

英国的名人故居保护专门机构——蓝牌委员会是世界上最早的遗产保护组织之一,已经运作了近140年。收到来自公众的挂蓝牌申请后,会对候选人住 所进行详细调查,由历史学家提供传记报告。委员会每年3次考虑提议,从开始申请到设计烧制后正式挂牌,一般需2~5年时间。从1867年迄今,蓝牌委员会 已为900多位名人故居挂牌,首位享此殊荣的是英国诗人拜伦,而老舍先生是第一位挂牌的中国人。

原文链接:http://e.lifestyle.com.cn/stylelife/lifeidea/577435_8.shtml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