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CHP评论:北京老城行政区划调整:4合2,不如4合1

近期,经国务院批准,北京市撤销原宣武区、崇文区,西城区与宣武区合并,成立新的西城区;东城区则与崇文区合并,为新的东城区。这是涉及北京老城保护的一件大事。北京市政府能够实现这一目标,实属不易。

以二环路为边界的北京老城,是举世瞩目的重要文化遗产地,约62平方公里,在北京近1万7千平方公里的疆域面积中占极小的份额。老城的居住人口,20世纪80年代是180万人,目前不足140万人,政府规划2020年的老城居住人口为100万人,而政府预测北京2020年的居住人口是2100万人!从文化遗产地的价值、用地规模、人口规模等角度考虑,北京老城无疑已经具备了作为“特区”进行统一管理的基础和条件。

长期以来,受制于区划分割,东城区、西城区、崇文区、宣武区四区政府在作为一个整体的北京老城内各自为政,按照自己的理解、计划和能力开展建设和保护工作,北京老城这一“人类在地球表面上最伟大的单体工程”惨遭肢解并不断被拆除。在GDP指数的驱赶下,在现有政绩考核体系的诱惑下,四区政府在老城内用推土机开展了一轮又一轮的竞争,比如,东城区希望把王府井升格为中央商业区,西城区则建立了金融街;崇文区建立新世界商圈,宣武区则建立了传媒大道。不能简单怪罪四区区长破坏北京老城。区划分割问题不解决,现有的政绩考核体系不改变,北京老城不断惨遭肢解不断被拆除的现象就不会停止。

事实上,这些问题早就被明确指出。2005年经国务院批准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提出了行政区划调整目标:“打破旧城行政界限,调整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不协调的行政管理体制,明确各级政府以及市政府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所负担的责任和义务。”这样的行政区划调整目标应当尽快实现。

然而,目前北京市开始实施的“4合2”方案,虽然实属不易,却并没有实现上述行政区划调整的根本目标。新的西城区和新的东城区依然使北京老城区划分割,各自为政肢解老城的现象不会改变。有关部门强调“区划调整后可以集中力量加快老城区改造,加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力度”也使人产生怀疑:区划调整的目的,究竟是为了加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力度,还是为了集中力量加快老城区改造?以往的经验证明,老城区改造的结果,主要就是破坏了老城区。

目前,北京老城面临的威胁,除了野蛮拆、建,还包括缺乏对老城整体的认识。决策者迫切需要从全局的角度把握老城内文化遗产的空间分布规律和整合关系,将孤立散存的文化遗产点状和片状结构,变成更具保护意义的网状系统,充分发挥出古建筑、文化遗址和历史街区对提升老城整体价值的重要作用,创新行政管理机制,从城市格局和宏观环境上,探索“以保护促发展”的北京老城整体保护和发展战略思路。

因此,尽管“4合2”方案比四区分治北京老城有所改善,也确实是北京老城保护的阶段性进步,但是,我们主张区划调整的工作能够继续往前推进,现在是4合2,目标应当是4合1,即进一步将新的西城区和新的东城区合并,形成统一的中央行政区。中央行政区应该具有独特的功能。首先,中央行政区是国家政治中心的核心地段,要为管理国家和开展国际交往提供良好环境;其次,中央行政区是国家文化中心的核心地段,要为民众享受文化接受熏陶提供良好环境;第三,中央行政区是世界著名古都的核心地段,要为游客领略中国传统文化感受传统城市景观提供良好环境;最后,中央行政区作为历史城区,还是世代居民的生活家园,要为普通居民的生活和工作提供良好环境。彻底解决区划分割问题,以是否提供上述良好环境为政绩考核目标,北京老城就会有美好的未来。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