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国际财经时报:北京钟鼓楼改造 文化遗产和生活质量的博弈

http://www.ibtimes.com.cn/ 2010年05月29日 9:27 来源:国际财经时报

北京钟鼓楼地区是一片老胡同,这里的居民渴望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

北京钟鼓楼地区是一片老胡同,这里的居民渴望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

【国际财经时报 北京】旧城改造一直是社会关注的话题,尤其是涉及到历史文化遗产的时候。北京东城区正在推进钟鼓楼地区的改造,计划将这一可以上溯到元代的老胡同区改建成一片“时间文化城”。《洛杉矶时报》报道称,改造计划引起了不同看法,保护主义者认为,虽然改造带来了一些现代化的建筑,但却破坏了不可再生的历史文化遗产;但当地居民则认为,比起文化遗产,对他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生活质量的改善。文章摘译如下:

对80岁的刘淑惠(音译)来说,活出晚年的尊严,意味着一间在室内的厨房和浴室,一张不需要和孙女挤在一起的床。

在一个凌乱的大杂院里,刘淑惠家有两间共约20平方米的房子。她个子很矮,但很结实。她的脸圆圆的,满是皱纹,眼角和嘴角都起了褶子。说话的时候,看起来一直在微笑。

“很难,够难的”,她指着她们的厨房——角落里的炉具和水龙头。刘淑惠和她的儿子、儿媳还有一个孙女住在一起。他们吃、住、洗澡都在一起。已经是春天,但他们里面还是穿着毛衣。屋子里满了汗味。

刘淑惠住在老北京的胡同里,窄窄的巷子两边,蹲着一栋栋四合院。小贩在胡同里来回绕着,一边喊着“修鞋咧!”,“磨刀嘞!”,“收废品!”。附近是北京最古老的两栋建筑,鼓楼和钟楼。

一月份,东城区政府宣布将把鼓楼、钟楼附近的胡同改造为“时间文化城”。当地居民说,他们已经接到通知,6月份将开始拆迁,但项目负责人仅证实项目会在年底前开工。包括一个地下购物中心,停车场和一个博物馆。原来的62.5万居民中的大部分,包括刘淑惠家,都必须搬走。

对很多人来说,包括刘淑惠这样的当地居民,鼓楼和钟楼附近就像贫民窟,生活很不方便,也没什么让2010年的北京骄傲的。但是保护主义者们(很多是外国人或者海外华人)却声称,这些是中国的文化遗产,不仅是这些狭窄的小巷和老式建筑,还包括住在这里的人们的传统生活方式。

“我们会失去一块‘北京’,换来的只是一个购物中心”,30岁的王春业(音译)说,他是一家咖啡店的老板,店就在钟楼和鼓楼中间。

据估计,二战刚结束时,北京有3200条胡同。现在也许只有1000个。

鼓楼和钟楼,最初建于13世纪的元朝。今天,鼓楼和钟楼附近的很多建筑物都很破旧,这里的居民属于北京最穷的人群。

“这是北京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需要重新清理和改造这块区域,”古建筑保护专家罗哲文说,他也是文化城项目的顾问。

尽管看起来摇摇欲坠,但这一块区域却令外国人痴迷,外地的中国人也说这里有明显的“北京味”。

“没有人,就没有文化,”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律师何戍中说。他把这片区域称作中国唯一“活着的文化遗产”,并把它与乏味的改造区以及最近刚刚被夷平的另一片胡同区比较。

2008年,朝阳区重建了靠近天安门广场的一片胡同。从前布满食品店和街边小摊,一直很凌乱的前门,现在变成了宽阔的大街,两边有苹果专卖店、星巴克和哈根达斯专卖店。当地政府称这是一个文化保护项目,重新恢复了上世纪20年代的有轨电车。

“他们认为这是在保护文化,”何戍中说。“我们不会再有四合院和胡同,只剩下酒店和美食店。”

居民对这项计划的意见并不一致。他们在百度贴吧的一条“钟鼓楼地区将被拆迁”的帖子下回复了近2000条。很多都很实际,他们担心拆迁补偿费不够买一栋房子。还有些不想搬走。

“我们住在这里已经好几代了,现在他们让我们搬出去……变成农民。……我不想走,”一个用户写道。

但钟鼓楼地区的一些居民说,那些保护主义者自己不住在胡同里,根本不明白。“丢掉了当地居民的生活?这是动物园吗?我们活着只是为了让外国游客观赏吗?”一位居民在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网站上说。“你们谁在乎我们的生活?如果只在这里待一天,你会觉得很好,但如果在这里住上十年呢?”

对刘淑惠来说,是不是文化遗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家庭最终可以有一个好的房子。

刘淑惠想搬到北京郊区的,可能是一个高层公寓,尽管她承认她会后悔离开自己的家。“我会想念隔壁邻居。但我们都需要为自己打算”,她说。“至于我们会失去什么,这是另外一回事。”

原文链接:http://www.ibtimes.com.cn/articles/20100529/zhonggulou-gaizao-shijianwenhuacheng_all.htm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