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国际在线:北京新鼓楼逼走老胡同?(组图)

2010-04-20 16:20:16  来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暮鼓晨钟,京城中轴线北端的钟鼓楼建成近800年来,一直是元明清三代的报时中心。上世纪20年代,清朝廷永久关闭宫门,钟鼓楼传统的击鼓定更、撞钟报时随之废止。只有在年节时分,钟鼓才会齐鸣。

灰色的钟楼坐落在北京南北中轴线北端,其正南100米为鼓楼,两建筑均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灰色的钟楼坐落在北京南北中轴线北端,其正南100米为鼓楼,两建筑均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本报特约记者/蒋悦

暮鼓晨钟,京城中轴线北端的钟鼓楼建成近800年来,一直是元明清三代的报时中心。上世纪20年代,清朝廷永久关闭宫门,钟鼓楼传统的击鼓定更、撞钟报时随之废止。只有在年节时分,钟鼓才会齐鸣。

钟鼓楼沉寂了80多年后,一个包含圭表、刻漏、沙漏等古代计时工具的“时间文化城”将拔地而起。有关部门称,“文化城”将恢复钟鼓楼的报时功能和该地区的明清风貌。一个看上去很美的项目,为什么会引来文物保护专家和文化遗产保护组织的坚决反对呢?

“北京时间”动迁千户居民

站在旧鼓楼大街以东的张旺胡同口,目之所及是一段延伸到胡同进深200多米的施工围墙,张旺胡同和国旺胡同几乎已经拆光。附近居民告诉《世界新闻报·鉴赏中国》周刊记者,三四个月以前居民就迁走了,拆这片是为了建“文化广场”。

居民所说的广场,指的是东城区斥资50亿元打造的钟鼓楼·北京时间文化城建设规划项目。“钟鼓楼地区在清代,空间占地有1.4万平方米,现在由于私搭乱建的挤占,只剩下不到4000平方米了。昔日这里是报时中心,有繁华的商业街区,现在都不复存在了,这给历史文化保护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东城区区长杨艺文今年3月通过媒体与市民交流旧城风貌改造时说。

钟鼓楼·北京时间文化城建设规划项目方案于是应运而生。东城区有关部门强调,作为东城区政府的公益项目,项目将恢复钟鼓楼地区的历史文化景观,通过外迁居民解决居住拥挤等问题。目前,项目已启动初步设计规划,预计在2012年竣工。

“文化城”规划项目占地约12.5公顷,旧鼓楼大街、豆腐池胡同和张旺胡同、草场胡同区域内的千户居民将面临动迁,宝钞胡同街巷肌理也将得到梳理。至于规划的细节,本报记者致电负责项目的东城区国资委下属东方文化资产经营公司,得到的答复是不便透露。

据报道,建成后的“北京时间文化城”包括地上和地下两部分。地上广场部分将恢复鼓楼地区的明清历史风貌。广场北端建设“北京——时间印记纪念广场”,包括圭表、刻漏、沙漏、浑天仪、水运仪象台、大明灯漏及新中国建国纪念钟等;东侧设计了“北京时间之印”纪念光带;南端建设“时间庆典广场”。

地下部分拟利用加固钟鼓楼基础的机会,建设钟鼓楼博物馆。另外,地下空间还包含停车、餐饮配套等大体量空间。

雪后,红顶的人力三轮车在鼓楼的胡同间穿行

雪后,红顶的人力三轮车在鼓楼的胡同间穿行

纪念广场让人颤抖

“听到广场就肝颤。”一个网友这样表达规划中的“时间纪念广场”给他的感受。根据北京旧城改造的经验,广场,意味着大片四合院的消失,也意味着鼓楼地区老北京人生活的消逝。

“千万不要在这里造广场,鼓楼地区历史上客观形成的广场只有钟鼓楼之间的小广场。打造一个广场势必要拆胡同。”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古建筑专家晋宏逵说。

据晋宏逵介绍,鼓楼街区格局的形成始于元代。什刹海是元大都海运和漕运的终点,毗邻的钟鼓楼地区因此成为元大都最繁华的市井核心区。据文献记载,至正22年2月,元世祖下令,旧城居民迁京都者可以到鼓楼地区建房。按照规定的长宽盖四合院,“8亩地为一份,再有钱也不许多占地”。

元代统治者严格规划形成的里坊街巷格局、房子和街道的尺寸,从元大都到明清再延续至今都没有变过,“这是非常少见的。不能以任何理由,哪怕是以保护的名义进行改造。”晋宏逵说。

《乾隆京城全图》中包括的鼓楼地区的胡同名称,留存至今的有116个。晋宏逵随口说了十几个胡同名,都是从明朝嘉靖年间延用至今,有500多年历史。还有少量胡同沿用的是元代的名称。

晋宏逵还提到,鼓楼地区文化内涵丰富,保留着那王府、铸钟娘娘庙和清虚观等众多历史遗迹。有《红楼梦》研究学者认为,鼓楼地区的清虚观,就是张道士为贾宝玉打醮之地。“时间文化城”项目规划范围内的宝钞胡同是元大都金台坊所在地,元代的宝钞库就在坊内。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发起人何戍中也认为,钟鼓楼街区是平民文化传统的代表。它是老北京要素最齐全的历史街区:拥有著名的古建筑钟楼、鼓楼和最典型的北京四合院,街区内居民成分纯粹,至今保留着老北京的传统生活方式。

“钟鼓楼是不会被拆的,但如果周边胡同慢慢消失,钟鼓楼街区就不是一片老街区了,就演变成了新街区加两个老建筑。照此趋势发展下去,故宫还在,但老北京不复存在,而是新城加上孤立的几个老建筑。”何戍中说。

鼓楼街区的价值被低估

经过750年的历史沉积形成的鼓楼文化,保护是第一位的,不需要以打造的名义赋予其新内容,这是许多学者的共识。然而,“北京时间文化城”项目恰恰要打造一个时间的概念。东方文化资产经营公司董事长李华早前对媒体介绍该项目时说,“北京时间这个概念非常好,到了中国首先想到是北京时间。它又是旅游的目的地,又是原驻人的一种人文。”

“如果说打造时间文化城是为了突出鼓楼地区的报时功能,只能说明开发部门对鼓楼地区的历史文化理解并不深刻。”晋宏逵说。

晋宏逵认为,钟鼓楼的作用绝非单纯的报时,而是国家礼治的象征。钟鼓楼的现象从汉代延续而来,在汉代画像砖上就能看到,每个城市十字街中间的樵楼都有报时功能,但同时也是封建社会封闭式管理的手段。

“晚上敲过钟就宵禁了。隋唐时代的里坊由高墙围合,夜间不能出去活动。宋代经济社会发展了,晚上也有人出来喝酒、看戏,房墙于是演变为开放式的胡同。元大都形成的胡同是经济社会发达的表现。到了清代,家家有自鸣钟,钟楼的报时功能更不明显。它其实是一种礼治的象征,已经成为北京的一个标志。”

2002年,著名古建筑学家徐苹芳就指出:元大都废弃了隋唐都市封闭式的里坊制,是我国历史上惟一一座平地创建的开放式街巷制都城。“现在还拿钟鼓楼是报时工具来做文章,就表明对其文化内涵还没有真正鉴别。”晋宏逵说。

一家之言:胡同里不该有停车位

上下班高峰时,旧鼓楼大街堵得动弹不得。胡同口到处停着私家车。规整的四合院格局被多年来的私搭乱建破坏得面目全非。没有私人卫生间,无论刮风下雨都得去公共厕所;没有暖气;没有下水管道。实地探访了几户老居民后,记者发现,尽管百姓舍不得胡同,但更多人为了生活的方便愿意搬走。民生和保护真的不相容吗?

旧鼓楼大街在没有拓宽以前,由于街道狭窄,车流量不大,扩宽后反而造成拥堵。对此专家认为,这个错在人,而不在胡同。胡同原来的次序和尺度感是非常清楚的。大街通车,小街骑马,小胡同步行。商业活动没有深入到胡同里面去,胡同里是安静的。“让每家都有停车的车位,本来就不是胡同能满足的要求。”

何戍中认为,既然政府投资50亿打造“时间文化城”项目,不如将其改成钟鼓楼街区的保育发展项目。首先应该整治环境,在不拆的前提下对危房进行加固修缮;重新布局商业和旅游线路;缓解人口压力,在提供居民选择权利和机会的前提下疏散人口。“老街区就像一个有故事的老人,只要他是健康的、卫生的和安宁的,这个老人一定是很有魅力的。”

晋宏逵也提出,政府投资应该做真正的修缮工作,把一部分百姓疏散,让里面的百姓按照一定秩序生活,但这并不是说一定要以拆房为代价才能完成任务。保护维修应该以院落为单位,拆除私搭建筑,按照院落格局的要求配备水电设施。

原文链接:http://gb.cri.cn/27824/2010/04/20/5005s2823948.htm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