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危在旦夕的九眼楼

作者:陈意晓 CHP实习生

怀柔西栅子村69岁的村民孟杞梁(化名)每年都要上一回九眼楼,仿佛这已经成了两者之间不见不散的约会。这样平静的日子似乎一直不会有变化,直到今年老孟惊异发现,九眼楼已处于危急之中:拱形房顶的砖脱落情形严重,在房顶和承重墙的垂直接缝处,有许多砖已呈粉末状,并且有向下潜移的迹象。有些吊顶的砖直接掉落下来,剩下空空的砖洞。

为了支撑拱顶而新修的支柱

九眼楼的不能承受之重压在孟杞梁的心头,唤起了一个底层老农此前不曾迸发过的文保意识。他心急如焚,一开始冒出的直觉是,只要事情能捅到网上,九眼楼就能得救。于是下山找了一位游客,请求她将九眼楼受到破坏的事上网。事发偶然,那个听孟杞梁倾诉的就是CHP的志愿者。她回京之后马上将此事告知我们,因此有了CHP工作人员6月5日的实地考察。

事实上,老孟的约会对象尊贵而古老——这个位于北京市怀柔与延庆交界处火焰山上的烽火台始建于1653年,因其每边有九个箭窗史称“九眼楼”。史料记载,作为连接内外长城的“结点”,它是明代长城中建筑规模最雄伟的烽火台,规模之大题诗碑刻之多,在万里长城中绝无仅有。

站在楼顶四望,群峰叠翠无边无际,长城风光尽收眼底——游客慕名胜和美景而来,络绎不绝。每到周末、假日,楼顶总是人满为患,面积顶多25平米的楼顶,经常挤满游客,多时达到5、60人,大约3、4吨的重量,九眼楼久已不堪重负。据周边村民反映,短时间内楼体内部拱形屋顶崩坏严重,“在一个星期之内就掉了几十块青砖”。CHP工作人员现场勘察并拍摄视频,证实九眼楼危急确如孟杞梁所言,“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

我们的现场考察得知,人为因素造成的破坏首当其冲。据我们所知,虽然九眼楼属于未开放旅游的野长城,游客的安全没有保障,县里却已自行开发“九眼楼风景区”并以每人二十元的价格售票营利。楼内有一根四五年前新添上的施工粗劣柱子,撑着拱状结构的一面。和前往九眼楼的石板路一样,都是延庆县出资的工程。

根据国务院2006年公布的【长城保护条例】第十五条,长城保护机构应当对其所负责保护的长城进行日常维护和监测;发现安全隐患,应当立即采取控制措施,并及时向县级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报告。上述条例第十九条,将长城段落辟为参观游览区,必须有明确的保护机构,应依法划定保护范围和建控地带,并建立保护标志和档案。九眼楼开辟为旅游景点,不符合规定不说,有变本加厉借开发旅游助长破坏之嫌。

在九眼楼的案例中,当地文保单位存在失职之嫌。为此我们致电“九眼楼风景区”询问,是否知悉九眼楼的破坏状况。回答是已经树立警告牌,并指此事应归四海镇镇政府管。而四海镇政府却挂了我们的询问电话。至此,进一步的情况无从得知,危急之中的九眼楼是否以及如何得到官方有效保护仍不明朗。

在九眼楼的案例中,除了以上两条,违反【条例】的地方不胜枚举。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九眼楼的破坏情况,以及九眼楼旅游开发违反【长城保护条例】之处,能够促使相关文物部门保护它。

IMG_0088
文化遗产是每一个人的遗产,政府的失位让老孟处于焦虑当中。在孟的质朴观念中,有关单位应限制登楼观景的游客人数,否则九眼楼和登楼者都有生命之虞。我们希望,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都能有像老孟一样对文化遗产粗糙而炽烈的责任感。在此文发刊两周前,九眼楼所处的箭扣长城发生游客遭遇雷击事件,希望不要因为疏忽管理导致悲剧再次发生。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