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新京报:帽儿胡同里的“秘密 花园”

可园的面积不足0.3公顷,亭、榭、阁、廊、桥却一应俱全。

可园的面积不足0.3公顷,亭、榭、阁、廊、桥却一应俱全。

谢绝参观的文保单位

非开放单位谢绝参观———帽儿胡同11号紧闭的大门门楣一侧镶着的红铁牌上这样写道,院门西侧墙上又有白底绿字的“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字样。由此向东,绵延出一道灰白相间的粉墙,粉墙上间隔开出的几扇红门低矮窄小,看上去并不起眼。“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迹象也不是没有———越过青灰色仿古铜瓦装饰的墙头,只见繁密的树木枝柯横七竖八地伸展开来,勾勾划划之间,便又描摹出了一排高耸的古旧房脊,在粉墙背后若隐若现。

几番摁响门铃,久久没有回应,终于有旁边7号院出来倒煤渣的老人远远地说了一句:“不用摁了,不会让你们进的!”

谈起久闻盛名、但也从来没进去过的可园,迷恋北京胡同的日本作家多田麻美总会想起本国文学大师芥川龙之介对北平的形容:“森林”;因此,在她的想象中,北京的旧城应该“到处有绿色和水路”,“像一所巨大的庭院”。

多田麻美知道,那些曾经点缀北京城的无数花园,在解放后的命运各不相同,有的像恭王府那样幸运地保存了下来并且已经适时地对公众敞开,有的已经完全销声匿迹,有的虽然有幸基本保持了原状但却因为被各种单位占据作为办公场所或者宿舍而一直将参观者拒之门外。这最后一种,多田麻美将它称为北京的“秘密 花园”。

可园作为这些“秘密 花园”一个最突出的代表,多田麻美对它想象也仅限于有限的资料和胡同老人们零星的讲述:假山、池沼、水榭、拱桥、日晷、山洞、竹林……2008年末,她便从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发来的一篇报告中,得知了可园可能面临的被列入拆迁范围的“噩耗”。

可园升级为国家级文保单位

可园内有石碑,碑文称:“凫渚鹤洲以小为贵,云巢花坞推斯幽。若杜佑之樊川别墅,宏景之华阳山区,非敢所望,但可供游钓,备栖迟足矣,命名曰可。”与国内另两处可园一样,它们的命名都寄托了园主的某种渴求和吁请———

苏州可园“可绝故颜……蓄倏鱼可观,兼可种荷,缘崖磊石可憩……可钓……可风,可观月……冬日可延客……”;东莞可园为清代广东四大名园之一,“可羡人间福地,园夸天上仙宫”。园内建筑也多以“可”字命名:可楼、可轩、可堂、可洲等等。

北京的可园的命名来自园主的乐天、知足。万户如海一身藏———这座布局精巧的小园确实随遇而安,并逐渐与周遭的民居形成了隔绝。尽管模仿苏州的园林,但可园的构造还是凸显了北方园林的众多要素,比如对于沟壑(有雨为池、无雨为壑)的使用,便考虑到了华北的气候特征。可园的假山也较有特色,前园的假山采用了外石内土、包石不见土做法,采用青云片和房山石两种石材,分别用于山之南北两面。山南为青石叠成,山之北面则以房山石竖纹为主。后园的假山皆为房山石,很有因地制宜、就近取材的特色。

尽管数次易主,但坊间对于可园的关注却从未断绝———曾经负责交道口街道办事处南锣鼓巷地区风貌保护的孙济平也曾长期关注可园的保护工作。“大约10多年以前,交道口街道办事处就曾经向国家文物局发出过呼吁,希望投资对可园进行必要的修缮。后来尽管可园的管理单位并未作出回应,但却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国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政府于2001年将可园升格成了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注:可园于1984年被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产权单位的承诺令人期待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执行主任吴黎黎回忆,他们在2008年年初推断出可园可能被列入拆迁范围,“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们没有机会进去参观。但我们还是了解到,当时除去7号院已经变成大杂院,其他的院落基本上还保持着历史原貌。特别是可园,除去东西两侧的游廊有所缺失或被彻底拆除,因为原本与之相通的7号院和11号院很早就已经被割开而在面向帽儿胡同的方向新开了小门之外(原本通过文煜的正宅11号院前正厅院东屏门入园),其他部分几乎都还保存完整。

随后,北京文化遗产中心与文煜宅(包括可园)的产权单位外交部取得联系,希望能获得允许入园考察。”吴黎黎说:“入园没有获得批准,但2008年11月25日,外交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发言人秦刚首次就此事回答了我们邀请到的记者的提问。”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提供的资料显示,发言人的回应如下(原资料标明: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确定对该房产进行修复,修复后对社会开放,以利于对文物进行保护……”

“从发言人的回应可以做出三个判断:第一、的确曾经想对可园有所举动;第二、这次明确表示,要好好修缮而不是拆迁;第三、经过必要修缮后会逐步对公众开放。”吴黎黎总结说,“我们相信,发言人代表产权单位所作的表述应该是最接近事实真相的回应。而且,我们起初只是希望放弃拆迁、妥为修缮,因为没敢抱希望所以没加入对公众开放的要求。因此发言人关于可园‘对社会开放’的表态让我们大家都有些喜出望外。”

一年多以后的现在,吴黎黎仍对可园产权单位的回应表示非常赞赏,“据我所知,这也是文物部门的态度”,只是“目前好像还没有进展”,“修复和开放自然都需要时间,对此我们愿意给予充分的理解,我相信大多数期盼可园开放的公众也会这样理性地看待。我们只是希望,事情千万不要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 溯源

可园 位于南锣鼓巷西侧帽儿胡同9号,建成于1861年,是清末重臣文煜私人宅院的一部分。民国以后,文煜宅被其后人售予冯国璋,日伪时期转归伪军司令张兰峰。1949年以后,宅院被分割成不同单位的宿舍,其中9号的可园和11号院曾被用作朝鲜大使馆。

文煜宅的花园部分系仿苏州拙政园和狮子林建设而成,取“但可供游钓,备栖迟足矣”之意,故命名为“可园”。可园前后两园造景分别以池沼和假山为中心,各自独立,又通过东部的长廊彼此贯通,园内点缀以凉亭、水榭、暖阁、假山、走廊、拱桥、池沼、怪石、花木、翠竹等等,前园疏朗,后园幽曲,被认为是晚清北京私家园林的代表,而且至今整体保存完好。2001年可园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前暂时闲置。

原文链接: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0-01/20/content_56975.htm?div=4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