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从阿尔村看中国少数民族的文化多样性保护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自古以来,民族的融合就一直在不断的发生和发展。自从1950年代以来,我们国家确认了55个少数民族,为各个民族的文化遗产保护提供了一个基础。

 在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看来,我们今后一段时间的工作重点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以城市社区为落脚点的老城文化遗产保护,另一个是以偏远村寨为落脚点的少数民族多样性文化遗产保护。前一个工作重点以我们的“老北京之友”项目和“四合院修缮培训”项目为代表,后一个工作重点,以我们的“傣族《勐玛档案》”项目为代表。

自从“512大地震”以来,我们一直在关注羌族的文化遗产保护问题,并在去年组织了有众多专家参与的一次羌族文化遗产保护研讨会。事隔几个月,我们终于有机会深入一个有代表性的羌寨去了解震后文化传统恢复的状况。

通过热爱羌族文化朋友的介绍,我们走访了阿尔村。阿尔村地处“四川512大地震”震中的汶川县,在地震中遭受了很大的经济损失,其中包括将近60%的房屋部分或全部损毁,以及1300亩耕地中90%受到山体滑坡而毁掉。就是这样一个离汶川县城还有一个多小时山路的小村寨,在震前被中国羌文化学者喻为“中国释比文化传承第一村”。释比,也就是羌族人的祭祀,在过去,每个羌族人从出生,结婚,建房,生病,到去世,每个重要的生命时刻都离不开释比的关怀。由于羌族这个古老的民族没有书面文字,所以每个释比通过代代口口相授传承下来的“三唐经”,以及种种法术、咒语和占卜就显得格外珍贵。

据阿尔村的村干部杨俊清介绍,震前曾有专家学者调查统计过,曾经在羌族人精神和物质生活中占据神圣地位的释比,经过几十年现代化生活的冲击,已经仅剩40余人。而这40余人中,在龙溪乡的就有12位,其中又有8位在阿尔村。如此的几个简单的数字使得阿尔村在羌族文化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抵达的第一天,天色已晚,没有机会仔细观察阿尔村的羌寨。第二天,在杨俊清的带领下,我首先参观了村子里面的“庙子”和举行祭祀活动的“塔”。 这些在羌历年聚会的重要场所受到地震的极大破坏。本来就很简陋的这些宗教设施在地震的影响下支离破碎,像一堆乱石散落各处。

接下来看到的村寨,倒是使我稍感欣慰。虽然说很多房屋受到不同程度的损毁,但大部分还都没有倒塌,而且看上去,如果经过一定努力,就可以恢复原貌。大部分村民依然在各自屋前屋后搭建有各种形状的帐篷和防震棚,各地捐助物质的影子在帐篷里随处可见。

阿尔村的村民曾经一度被集体迁移到低地的坝上和很多其他村子的村民混居,但经过堰塞湖溃坝危机平静解决后,大部分人已经回到村子里,恢复了正常生活。之前,我们在北京和很多专家交流时,担心以村子为单位的个体群落受到拆分安置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访谈中,我得知,由于田地和畜养的家畜受地震影响,每个家庭今年几乎颗粒无收,仅仅依靠往年的积蓄和政府的救济在度日。村里的大部分青壮年已经外出务工。中、小学生得到各方的支援,远到成都和深圳等大城市就读。很多没有外出,也没有到田里耕作的妇女就在自己的门前,三两为伍的绣着各种图案的羌族衣物和鞋垫。

其实,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即使没有地震,羌族文化也在经受着很大的影响,更何况有了这样一场天灾。究其根本,文化中的精华部分已经在现代社会的情境中失去了原有的活力。据了解,阿尔村的很多村民已经多年没有请过释比为其家事做法。而很多释比的后代也对继承家传没有兴趣,因为这样做会使他们失去很多挣钱的机会。

如何使羌族文化中的精华部分通过当地百姓的自觉参与保护下来,而不是通过我们的记录变成博物馆里的藏品,这对我们这样一个NGO来讲是一个最大的挑战。而且,我们的任何外界干预,还要考虑到对村民意愿的绝对尊重。

四年前,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曾经成功的在云南傣族地区的勐玛寨开展了《勐玛档案》的收集和整理工作,并因此而使十几位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傣族老人成为了这本书的著作权人。这个项目在当地产生了很大影响,所以我们将来考虑发起的羌族项目就建立在这样的成功经验之上。

同时,考虑到羌族与傣族的最大不同之处就是,羌族没有自己的文字,我们初步决定采取录音的方法,帮助我们的羌族朋友完成他们自己对本民族文化的记录。

三年前的10月2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3届大会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了《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公约》中明确要求缔约方采取具体措施保护文化多样性,并以适当方式促进向世界其他国家开放文化。中国在2006年12月29日批准了该《公约》,并且此《公约》已于2007年4月30日对中国生效。

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这次访问,带给大家关于中国少数民族文化遗产保护的一个更新的角度。并且,真诚的希望,任何在这方面有资源的朋友,能够和我们携起手来,共同为羌族,以及更多的这样的少数民族村寨带来真正的文化复兴。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