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新京报:走出拆迁与保留的对立

2009-12-09 01:41:25 来源: 新京报

梁林故居的命运并非个案,拆迁大潮当中,可能已经有很多具有文化价值的遗存早已变成了高楼大厦,而即使那些没有面临拆迁之噩的文化遗迹,有不少也依旧在风雨飘摇之中。

作者:阿顺(北京 导演)

【文化谭】

“梁林故居”的保护,停止拆迁只是其中基本的第一步,接下来,如何保留故居,保护故居,发挥其文化价值,才更值得思考:这不是挂一块牌子写上“名人故居”就可以解决的。

“梁思成林徽因故居保护”最近有了新进展,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志愿者多次实地探访后,拿出了首次出现在民间的保护方案。方案强调最大可能地保留梁林故居的文化价值,而非简单地改建成“名人故居”或“博物馆”,同时,方案还为开发商着想,建议开设一个建筑书店或者咖啡店,以充分利用故居的文化附加值。

梁林故居的保护,前段时间曾引起过罕见的笔墨大讨论,争论焦点是此类没有列入官方被保护名录的名人故居,是否值得保留。现在,这个本应该没有疑问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故居该如何保留,如何保护,却还暂时无解。在周边住户对保护方案翘首以待的时刻,志愿者们提出的这个新方案让人们看到了一个新的契机。

梁林故居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北总布胡同24号院,寸土寸金。故居保留和拆迁的争论,其实源于文化价值和开发商经济利益的对立。可以想见,无论人们怎样泪眼婆娑地奢谈文化价值,都不会挡住市场利益的洪流滚滚碾过。所以有必要换位思考一下,如果限定在文化价值和保护修缮的范围之内,同时不排除开设书店、咖啡馆和茶室之类的特色经营,双方的矛盾未必没有缓冲的余地。毕竟,一块“名人故居”的牌坊或者一座冷清的博物馆,并不是文化价值的惟一体现,倒是在原有的建筑布局之内,充分发挥故居的文化吸引力,使其产生更富于活力的当下文化活力,要来得更有价值。从这个角度出发,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志愿者们提供的方案,即使最终不能通过,却也为我们保护包括名人故居在内的大量文化遗存,提供了一种更有建设性的思路。

事实上,梁林故居在拆迁风波之前,在大众之中享有的知名度并不高,人们即使渴望凭吊梁林遗迹,对故居却也难以寻找。究其原因,当然与之前的保护工作不力有关,但在很大程度上,其实也源于社会层面上对此类遗存的重视程度不够,使其失去了原本可能具有的文化活力,而沦落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居民区。看看西方发达国家吧,在德国的巴登-巴登,陀斯妥耶夫斯基居住过的小屋至今还在开门迎客,而陀氏当年的足迹更是早已传为佳话。两相对比,把文化遗存置于鲜活的城市生活当中去保护,显然才更合乎文化之道。

其实,梁林故居的命运并非个案,拆迁大潮当中,可能已经有很多具有文化价值的遗存早已变成了高楼大厦,而即使那些没有面临拆迁之噩的文化遗迹,有不少也依旧在风雨飘摇之中。比如前段时间被媒体关注的“京北第一庙”东岳庙,原为清代大词人纳兰性德的家庙,但因为产权单位无力修缮,如今几成危房,人迹罕至。谈到遗迹保护,文保部门鞭长莫及,产权单位又无能为力———这样的保护,与拆迁何异?或许,换一个思维方式,走出拆迁与保留的绝对对立,让这些具有文化价值的遗存再次融入真正的社会当中去,才是真正的保护之道。

原文链接:http://comment.bjnews.com.cn/2009/1209/16642.shtml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