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罗吉华阿尔村日记

编者注:

罗吉华,中国第一个羌族女博士后。

罗吉华

罗吉华

2008年夏天,在CHP拥挤闷热的办公室里,我们第一次见到了这位来自北川的羌族姑娘。自汶川地震后,她始终关注着羌族人民的命运。用她的话讲,就是“我是羌族人,我想为羌族做点事情”。

2009年9月末,罗吉华报名加入CHP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志愿者小组,作为核心成员之一,首次奔赴阿尔村实地考察。征得她的同意,在项目进行期间,我们将刊登她的部分考察日记。

2009-9-30   阴    成都-汶川-阿尔

忙碌的一天,疲于奔波的一天,堵车颠簸的一天,收获的一天。

由于时间充裕,我们并没有一大早就起程,而是睡足了吃饱了再到茶店子。从成都到汶川的交通情况,比预料中的要好太多。两个多小时里,从成都平原进入川西山区,似乎也就是在过完一个3公里隧道之后突然就发生的事情。山路沿着岷江一直蜿蜒,这里的山算不上秀美,却可以称得上崔嵬,跨塌的痕迹依然明显,经过了一年,植被似乎没有多少恢复,山一座座相连,山峰直插如云雾里,让人望不到顶。沿途,处处都是重建的信息,一辆辆的大卡车满载着各种建材和设备,路边随时都看得见施工的工地,一些新修的房屋还来不及做最后的装饰,重建的标语口号总是置于最明显的隘口。 查看全文

2009-10-1          阴

巴夺处于“三沟四山”的交汇处,从巴夺寨抬头望去,四面都是山。早晨,山头的两座碉楼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看着这陡峭的山势,本以为上面是没有人烟的,结果被告知阿尔寨就位于那山顶上。高巍说:“我一定要到上面去拍点。”于是,余叔、樱桃和她的小侄子余仁成景带着我们三人向“高头”(四川话,即“上面”)爬去。一路走走停停,高巍时不时摆好三角架架上机器,选择不同的角度和风景,而王老师有些高原反应(巴夺寨的海拔有2400米),如果行动快了就有气紧的感觉,我还好,小时候就在这种山路上跑过,似乎找到些儿时的熟悉。从这条山路往上,实际上是走向两个村寨,一边是立别寨,一边是阿尔寨。立别20多户人家的房屋在地震中几乎全部被毁,而且水流改道,处于生计,人们只好全都迁到巴夺寨,沿着阿尔沟在路边一路重建房屋。阿尔本来有30多户人家,有十余户迁到山下的巴夺寨中,剩下的在村中另修新屋。巴夺寨一下变得热闹和拥挤。查看全文

2009-10-2             阴

上午,我们去拜访了朱金龙释比。昨天没有寻着他,因为他进山做工夫帮别人摘菜了。到家时,他正在看电视。他很认真地听完了我们项目的介绍。之后说起了以往的一些事情,他们被旅游公司邀请去萝卜寨做表演,阿坝师专请他们去做录音和翻译,他说释比中最权威的就是他的岳父余明海和茂县的龙国志,余的经主要是他来做了汉语翻译,由于与茂县羌族语言的不同,他无法解释那边的羌语。 查看全文

2009-10-03       阴

阿尔村冷。在离京前,我特意上网查了一下天气。当时北京和成都都还是25、6度,可是阿坝却只有0-18度。我将信将疑,这才刚十月天,已经最低要0度了?抱着有备无患的态度,我戴上了秋衣秋裤、毛衣和后外套。从北京到成都到汶川县城,我们一直穿着短袖体恤衫,就在去阿尔的途中,一路感觉到气温的不断降温。行至村里,赶紧穿上毛衣。晚上,余家已经烧上火塘了,睡觉时盖上了厚厚的棉被。第二天早上一起,顿时觉着冷意袭来,于是,我和王老师都全副武装,穿上了可供保暖的衣服。即使是这样,早晚时依然避免不了哆哆嗦嗦,愿意一直蹲在火塘边。阿尔村湿气很重。早上起来时,地面总是湿湿的,似乎每天晚上这里都曾下过雨,总是感觉沟里的溪水更加崇崇作响。也因此,我在三天前洗的袜子,到现在也没有干,使劲一拧,似乎还能拧出一把水来。幸而早就预知到这种结果,所以临行时备足了每天要穿的袜子。至于这两天没有干的,只能搁在火塘边烘烤了。查看全文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