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为后代保护傣族文化

在云南省南部的孟连县,有一个偏僻而又宽敞的村子叫勐马寨,居住着许多傣族村民。这些傣族村民是数百年前统治云南南部比邻缅甸的一个傣王国先民的后裔。几个世纪以来,这个王国分裂为一些小土邦,各自由一个“天子”领导着。这些土邦逐渐归顺中国的统治,中国皇帝授予每个“天子”以“土司”的头衔。在中国的管理体制中,土司是管理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的当地行政首脑。
 
尽管处于中国的管辖之下,这些傣族人仍然如他们的先民一般生活,他们的文化非常纯正,几乎没有受到汉文化的影响。1949年以后,这种状况发生了变化,新中国政府对傣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实行了比较强硬的行政管理。从上个世纪50到70年代早期,传统傣文化的很多方面受到了冲击,因为这些东西被认为是“封建性”的。今天,除了那些发生在思想意识驱动的年代里的文化破坏以外,傣文化的完整性还受到现代化的影响,就如同亚洲的所有传统文化所面临的影响一样。与此同时,傣文化也受到中国强大的汉文化所带来的经济和社会魅力的吸引。
 
今年2月,我去了一趟孟连,考察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傣族文化记录项目“勐马档案”的实施情况。开始于2005年春天的这个项目是个典型的“草根”文化记录项目:由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做简单的培训和组织以后,整个记录工作由村民自己来做,当然,来自孟连县文化管理部门的支持和鼓励也是不可少的。
 
由于上个世纪50-70年代的文化破坏和现代化的持续冲击,以及汉文化在这个地区的影响的加强,传统傣文化的知识正在逐渐萎缩,年轻人不懂傣族文字,也不了解傣族文化遗产。年长的村民则是傣族文化唯一的知识宝库,如果他们不把他们从先民那里学到的知识记录下来并且传给下一代,那么他们去世以后,这些知识就会消失。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完整地记录这些文化遗产,并且提供文化的行为榜样,这样就会在下一代作为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很容易滑向汉文化的同时,激励他们尊重并感兴趣于自己的文化。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构思并且组织了这个项目。记录的内容被划分为20个种类,其中包括宗教活动、自然崇拜、饮食、手工艺、传统医药、建筑以及其他多种与这个村寨的傣族文化遗产密切相关的内容。这些目录被分给村寨里的老年人负责,他们很热情地接受了这个项目。在过去许多年中,他们一直感觉到他们的文化知识和传统生活方式与现代化的生活毫无关系。现在他们的知识有了价值并得到了认可。
 
我在2月的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来到了勐马寨。大约有30位年长的村民聚集在村口迎接我,并且向我简单介绍了这个项目。妇女们穿着美丽的桶裙,男人则身着英俊的傣族套装,他们的头上都缠着白色的头巾。他们的主要领导人叫康郎帅,一位73岁的老者,他在40年代是这个村寨寺庙里的和尚,对宗教仪式有全面的了解。他和其他老年村民正在用傣族文字将他们的知识记录在用传统方式制作的、以树皮为原料的手工纸上。他们向我展示了这些记录着他们成果的美丽的手写稿。
 
然后我们来到这个村寨的两个寺庙中的一个。主寺庙是一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美丽的木结构的传统傣族寺庙。墙上原来的壁画早已消失了,但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村民艺术家画上了新的壁画。在这座寺庙前,村民们在傣族传统乐器奏出的音乐声中跳起了传统舞蹈。在欢迎仪式的结尾,我们一起在村寨的中心享用了一顿奢侈的傣式美食,还有乘在香蕉叶上冒着热气的糯米饭和可口的用糯米和糖做成的甜食。
 
当我问这个项目的两位负责人,在他们看来,什么是傣族文化区别于其他文化的基本特征时,他们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们的佛教遗产,以及包含着我们谦恭和礼貌意识的人与人之间的彼此尊重。”
 
孟连地区比其他傣族区域更难接近,经济上也更不发达。因此傣文化在这一地区也保持得更加质朴,被汉文化同化的程度也更低。奇怪的是,它也比其他傣文化的分支更少被专业人士研究。据我的判断,孟连傣族人认为他们与居住在缅甸边界的景栋的掸族人很相似,景栋现在还是孟连的傣族人的文化中心。当然,孟连的傣族人与他们在老挝和泰国的远房堂兄弟一样,有着同样的有魅力的生活方式,这对于游客是很诱人的。
 
这项村民记录文化的工作即将完成,接下来的工作是将这些档案翻译成汉语,并且以傣、汉两种文字出版。同时,这个项目使村民们恢复了对傣族文化遗产的自豪感,并且让他们意识到了为后代保存文化遗产的重要性。
 
然而,在一个村寨里开展的工作,无论它是多么热情地实施,都不足以拯救一种正在消失的文化。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很高兴孟连县政府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也很关注,现在孟连县正在考虑将这种方式复制到该县的其他傣族村寨和其他少数民族群体。当这种工作模式在别的村寨开展的时候,勐马寨这个先锋的经验是必不可少的。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下一步的计划是在傣族人民的参与下将这种模式推广到孟连县的其他村寨。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对泰国James Thompson基金会和澳大利亚政府的支持表示感谢,他们的经费支持使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成功实施该项目成为可能。
 
(作者:史维平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理事)
Share and Enjoy:
  • Digg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TwitThis
  • Share/Bookmark

Leave a Reply

Quick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