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为喀什老城的保护与发展献计献策

作者: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喀什老城的保护与发展,正吸引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和思考。在先期工作的成果和经验基础上,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CHP)日前召开专题研讨会,为喀什老城的保护与发展献计献策。

关于保护与发展愿景,研讨会认为保护与发展喀什老城,是为了“坚持一手抓改革发展一手抓团结稳定”,“全面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以及生态文明建设”。喀什老城是中国极少数几个最具世界水准的城市文化遗产地之一,也是古丝绸之路沿线诸多历史名城中的明珠,具有极大的旅游开发潜力,需要悉心呵护、全面谋划、提升品质。当地居民人口密度和建筑密度过大,防灾和卫生条件低下,城市基础设施严重缺乏,需要明显改善。经济特区逐步发展,许多有较高技能和较高收入的外地人陆续移居喀什地区,可能对原居民生活产生冲击和压力,需要为原居民提供适当的生计,以保持较好的生活质量。民居、公共建筑、空间布局、传统生活方式、手工技艺、宗教、语言等传统文化要素越纯厚,喀什老城的资源优势越凸显;同时,喀什老城需要维持其城市功能,保护居民生活权益,培育承载游客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喀什老城可以成为没有围墙的“社区博物馆”:通过标识、照明、街头桌椅、WIFI热点和其它解说技术,引导游客穿梭于历史老街区,并在兴趣点(销售传统产品的店铺、传统工艺作坊、餐馆、书店、清真寺、特色民居等)停留;沿途建有小型专题博物馆和游客讲解中心,导游和讲解员也应来自原居民。
更多内容»

喀什老城当地政府公开宣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喀什老城改造计划

喀什政府树立的广告牌

喀什政府树立的广告牌(照片由志愿者提供)

目前正在实施的喀什老城改造计划,由于将导致喀什老城彻底消亡而受到普遍的严厉批评。CHP得到的信息清晰地表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反对这样的改造计划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框架内的专业委员会也是强烈抨击这个改造计划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全世界最权威的文化遗产保护机构。有它做坚定的批评者,喀什老城就有希望得以存续。

然而,中国确实是经常在发生令人难以理解的奇怪事情。正当这个改造计划受到公开批评的时候,喀什老城街头却出现了由政府树立的大型广告牌。这个广告牌的标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赞喀什市老城区改造充分体现尊重生命、以人为本”;广告牌的内容强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考察组认为,喀什老城改造在充分尊重居民意愿的前提下,因地制宜采取不同方式进行改造的做法值得赞扬”,“喀什老城区改造项目中有很多值得向世界介绍推广的改造经验”。喀什老城当地政府试图以此说服当地居民:全世界最权威的文化遗产保护机构完全支持这个改造计划,那些反对者是在无理取闹。

CHP认为喀什老城当地政府是在撒谎,许多当地居民也认为这是在撒谎,但是,确实有部分居民是信以为真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受尊敬的国际权威机构。CHP不愿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这件事情上蒙受耻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当向喀什老城当地政府明确提出抗议。

转发ISCEAH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公开信

作者: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 (ICOMOS)泥土造建筑遗产国际科学委员会(ISCEAH)

寄件者: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 (ICOMOS)泥土造建筑遗产国际科学委员会(ISCEAH)

素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以下简称中国政府)对于保护其国内多样而独特的文化遗产所做出的贡献和努力,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泥土造建筑遗产国际科学委员会(以下简称ISCEAH)的会员们对于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喀什老城区正在进行的拆迁和重建深感意外。

更多内容»

英国独立报:Showdown at the crossroads of the world

The city of Kashgar is a melting pot of nationalities where East and West meet. But its rich heritage is being crushed by Beijing’s brutal attempt to impose Chinese culture on an unruly imperial outpost.

By Clifford Coonan

Saturday, 6 June 2009

Dust billows on to the medieval streets of Kashgar, clouding the view of the cutlers and wood-carvers across the road, as the last wall of an ancient house in this city on the Silk Road is destroyed. Even before the dust has settled, workers wearing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uniforms start pulling down the blue hoarding around the site.


Uighur men at a Sunday livestock market in Kashga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elieves this ancient latticework of narrow streets, with its courtyard homes, mosques and open-fronted shops, is dangerous. Beijing believes the city is in need of modernisation if it is to take part in China’s economic miracle.

  更多内容»

The New York Times:To Protect an Ancient City, China Moves to Raze It

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作者:MICHAEL WINES    2009-05-27
Preservationists say the demolition of the Old City section of Kashgar, top, is a blow to China’s Islamic and Uighur culture. But work has already begun, center, to raze about 85 percent of the area.
  
  By MICHAEL WINES
  Published: May 27, 2009

28kashgar3_600a

KASHGAR, China — A thousand years ago, the northern and southern branches of the Silk Road converged at this oasis town near the western edge of the Taklamakan Desert. Traders from Delhi and Samarkand, wearied by frigid treks through the world’s most daunting mountain ranges, unloaded their pack horses here and sold saffron and lutes along the city’s cramped streets. Chinese traders, their camels laden with silk and porcelain, did the same.
  
The traders are now joined by tourists exploring the donkey-cart alleys and mud-and-straw buildings once window-shopped, then sacked, by Tamerlane and Genghis Khan.
  
Now, Kashgar is about to be sacked again.
更多内容»

 第 1 / 2 页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