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第二次工作报告

继2009年9月29-10月3日CHP三位志愿者王云霞、罗吉华和高巍对阿尔村进行实地考察之后,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正式进入第二阶段工作。

本报告将着重介绍第二阶段进行的过程,分别是前期准备工作、阿尔村实地开展工作、成果和经验反思。在到访阿尔村之前,志愿小组已经准备一份初拟的记录大纲和项目所需的资料采集设备。志愿小组抵达之后与阿尔村村长和村支书就当地志愿团队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并帮助指导他们使用资料采集设备。同时CHP志愿者还参与了三次当地志愿团队工作会议,积极参与到羌族新年庆典的筹备活动中。整个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到目前为止顺利开展。在CHP志愿者的带领下,当地村民致信政府呼吁修复在四川地震时遭破坏的碉楼。截至报告撰写时,项目的当地志愿者人数从2009年9月的13人增加至125人。

通过此次实地调研,CHP志愿小组得出结论:少数民族文化遗产保护的关键在于充分尊重当地村民的意见和权利。CHP志愿者在项目实施过程中仅提供支持和技术培训,项目真正的成功在于当地村民齐心协力行动起来保护本民族文化。

一、     前期准备工作(2009年10月16日—2009年11月12日)

(一)初拟记录大纲。为便于阿尔村民比较全面地记录本族文化同时又具有可操作性,CHP志愿者根据对羌文化和阿尔村的初步了解,草拟了一份记录文化的大纲。这份大纲并非要限制村民的思维,而仅仅发挥一个提示作用。大纲内容最终要经过阿尔村民的讨论才能确定。

(二)设计阿尔村羌文化保护志愿者徽章。这个想法是我们在CHP办公室的一次会议上,由项目当地负责人高荣金所提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增强志愿者的荣誉感和责任感。于是,CHP委托高荣金设计了融入羌文化底蕴和志愿者精神的徽章,先期制作了100个(后来在阿尔村发展志愿者时大大超出预期,补做了600个)。

高荣金设计的志愿者徽章

高荣金设计的志愿者徽章

(三)购买项目所需设备。这些设备是CHP提供给阿尔村民在记录民族文化时所使用的,包括一台DV摄像机,两台数码相机,两个移动硬盘,三支录音笔,四个U盘。

(四)与来京的三位释比交流。阿尔村三位知名释比余世荣、朱金龙和余正国于11月上旬来到北京。这三位释比是项目的核心志愿者,对项目的成功开展具有重要影响。我们一起进行了充分交流,包括对记录大纲的意见、对举行阿尔村震后第一个羌历年的想法、关于修缮阿尔古羌碉的吁请等。
更多内容»

中国文化与伙伴关系项目2.1产出“从江档案”2009年度报告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自2009年4月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签定“联合国—西班牙千年发展目标项目基金 中国文化与发展伙伴框架2.1产出之从江档案”项目合同,至2009年10月15日,已完成项目第一期工作,现将工作分十个方面总结如下:

准备

﹡CHP首先物色确定了合适的项目负责人,并使其全面了解项目的要求和宗旨。

﹡2009年5月4日- 9日CHP项目负责人参与联合国“中国文化与伙伴关系项目”2.1产出从江县启动仪式,全面投入项目工作。

接触

﹡CHP项目负责人在项目实施期间和联合国 — 西班牙千年发展目标基金“中国文化与发展伙伴关系”项目的参与各方进行了联系,按项目协调合作的要求,寻求与各方的配合与沟通。

﹡与项目产出地贵州省和从江县及乡镇政府部门和主管单位的联络,已和产出地相关部门和官员达成良好共识,在项目实施和人员使用上得到全力配合。

﹡对项目主题及方式有研究的专家学者和他们的专著也予以了一定的关注,以便在项目点选择上做适当参考。

﹡拜会了当地的文化工作者和民间研究者,请他们参与厘清“档案”的轮廓。

﹡结交当地自发组成的文化保护兴趣和研究小组成员,他们关注当地文化已有几十年,其中的部分人员已直接参与到项目的工作中。

﹡当地文化传承人,是参与项目的骨干。

﹡尽可能多地直接接触村民,他们是项目关注的真正目标和主体。 更多内容»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首次考察报告

 2009年9月30日傍晚时分,由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CHP)志愿者王云霞、罗吉华(羌族)和高巍组成的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先遣小组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抵达魂牵梦绕的阿尔村。

阿尔村地处川西高原东部岷江上游的深山峡谷之中。由于交通不便,长期与世隔绝,阿尔村成为羌族古老文化、民风民俗保留得最为原始与完整的少数几个羌寨之一。“5.12”特大地震前,这个羌寨已经引起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文化遗产学等各路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被誉为“云端的阿尔村”、“羌文化的活标本”。然而,大地震不仅给这个千年古羌寨带来了巨大的财产和生命损失,也严峻地威胁着这个羌寨世代相传的独特文化。这也是CHP选择阿尔村作为少数民族文化遗产保护样本的主要原因。此次先遣小组的目的是考察阿尔村的基本情况,与村支书及村民志愿者充分沟通,为11月中旬项目的全面展开奠定基础。

一、基本情况 

到达阿尔的第二天,也就是国庆节的一早,我们便在热心的村民余世华老伯的陪同下走遍了阿尔的各个寨子。阿尔村包括巴夺、阿尔、白家夺和立别4个自然寨,分布在龙溪沟周围的高山上。巴夺寨为该村最大的一个自然寨,也是村民委员会所在地,位于群山谷底,是4个寨子中海拔最低的,也有2200米。站在巴夺寨旁的山坡上,可以看到另外三个寨子在山间若隐若现。尽管事先已经对地震的巨大破坏力有所了解,但阿尔村的损坏情况之严重仍然出乎我们的意外。白家夺和立别两个寨由于房屋垮塌严重,加上地震后水流改道而缺水,村民全部搬迁到巴夺寨。海拔最高的阿尔寨原先有40余户村民,其中20余户不得不搬迁到更安全的巴夺寨。所以,整个巴夺寨看上去就像个凌乱的建筑工地,到处是建筑和维修房屋的木料、沙石堆,还有地震后就地搭起的帐篷、抗震棚。原本以为地震过去一年多了,村民的房屋应该已经修完了,但由于村里的房屋都是依山而建,交通不便,所有建筑材料必须靠村民从很远的村头一筐一筐地背到房前,靠自家的力量是很难完成修缮工作的,必须依靠集体的力量各家轮流修缮,加上现在正是蔬菜收割季节,人力更加紧缺,修缮进度非常缓慢。这种情形让我们心里直打鼓,一方面为地震给村民带来的灾难难过,另一方面也为我们的项目能否顺利开展而担忧。

更多内容»

“从江档案”9月3日-23日第三次考察报告

书记、村长(蹲着的)、记录员(戴眼镜那个)s

书记、村长(蹲着的)、记录员(戴眼镜那个)s

瞧瞧,里面的人多有意思s

瞧瞧,里面的人多有意思s

入秋了,北京的大街上在忙着过节,从江的地头,村民们开镰忙着收稻子。我们的“记录员”好像也从地里长出来了,一个一个显现在我们面前,十个村寨,十个“记录员”。“从江档案”当地团队正式组成,9月17日,他们放下家里的农活,在北京两位老师大汗淋漓的带动下,进行了秋收之外另一场热身运动。

就把这次干的活整理一下吧: 更多内容»

文化小径纵览

  • 文化小径–雍和宫东南

今天我们要走访的也是北京最古老的一个街区之一,雍和宫东南地区。这片地区本来和国子监地区是一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但是因为这个地区与国子监地区之间隔着雍和宫大街,而且两个地区的文化底蕴各自受儒教和藏传佛教的影响而有很大不同,所以,我们把这两片地区分开来描述。但如果您有时间,实际上是可以把两条小径放在一起,狂走一下的。 查看更多

  • 文化小径–阜成门内

阜内

我们的旅行从阜城门开始。您可以乘坐地铁二号线,从阜成门站B出口走上地面。站在阜成门立交桥的东北角,我们环顾左右,西面隔着二环高架桥遥遥相望的是万通新世界,而南面是富得流油的“金融街”。
更多内容»

 第 1 / 4 页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