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7年捐款明细

2017年1月

捐款人

安丽明女士

彭彦杰先生

郑国器先生

高成建先生

梁周洋女士

捐赠人

梁周洋女士

王南先生

魏立中先生

杨亦先生

黄鑫鑫女士及友人

赞助方

前门Capital M餐厅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离殇:汶川阿尔古羌碉垮塌归尘

文:罗吉华  图:余正国 余正萍

4月9日下午两点,手机震动数次,一位老朋友通过微信发来八张照片,并附上一句话:“阿尔羌碉于2018年4月8日傍晚19点55分随山体高位滑坡垮塌……”照片正是垮塌前的羌碉以及垮塌后的破碎。这位老朋友叫余正国,八零后,羌族,地地道道的四川省汶川县阿尔羌村人。看到这样的照片和这样的话语,感觉像是正国告知我一位友人离世而所发的讣告。是啊,这一座古羌碉,早已超越了一座普通建筑的意义,对于羌寨的人来说,他就是一位神性长者,屹立崇山之巅,护佑子孙千年。

初识

第一次见到这座羌碉,是2009年10月,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第二年。那是作为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一名志愿者,进入到深山里海拔2400米的阿尔。当时村寨里正恢复重建,处处凌乱而忙碌。山上的这座古碉楼,早已摇摇欲坠。正国的老父亲余老伯带着我们爬山到达那里,才知道羌碉之下,居然还有一个寨子。余老伯告诉我们,这是村里最古老的碉楼,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修建的,只知有寨就有碉了,1933年叠溪大地震时被震掉一层,5.12大地震时又被震塌两层,只剩下了五层。那时的羌碉墙体四面裂缝,危在旦夕且充满危险。

记忆

阿尔村民在地震余波未停之时,开展了一个令所有人震惊和骄傲的行动,那便是成立“阿尔村民羌文化保护协会”,编著《阿尔档案》,用自己的方式来书写村寨历史,及时记录、抢救阿尔羌文化。这项行动的参与者有耄耋之年的老奶奶,也有年幼纯真的小学生,大家或是口述、或是整理。在这本档案中,阿尔古羌碉是重要的内容,许多村民搜寻着祖辈记忆,最终用文字将其有关的传说、禁忌及历史描述给后人听,给世人看。寨子里所有人都相信,古羌碉是有生命的,是寨子永远的保护神。

修缮

阿尔羌人的执着和担当精神,感动了荷兰王子基金会的人员。在他们的鼓励和支持下,村民们2012年秋冬季实施了古羌碉的保护工程。完全使用原材料原工艺,最大限度保留古羌碉的历史信息,这是村民修缮加固时所坚持的原则。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充满敬畏,动工之前必定祭祀神灵,他们小心翼翼,多方考证,尽力恢复古碉原貌。伐木、采石、和泥、砌墙、装饰……一切都很顺利。最后,当在碉楼顶供奉上白石神后,这座保留着寨人记忆和情感的碉楼再次以新姿昂然于峻岭之中时,羌寨里的人欢腾了!

归尘

谁也未曾想到,六年之后,古羌碉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他的沧桑,随着山体滑落,被碾成沙土。消息传来,首先想到的是羌碉下寨子里的人们会是如何。极为高兴的是,因监测高效,排查及时,当地政府果断组织受威胁的122户415人提前撤离,无一人伤亡。

历经千年风霜,古羌碉或许是太老了,再也无法承受大自然的磨难重重,他重新归尘,化为羌人脚下的土,以生命的另一种形式支撑着羌人的精神家园和创造生活的勇气。

点击查看图片

3.12 | 讲座:内盒院,为胡同带来改变

poster

  • Date: Sunday, March 12

    日期: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 Time: 16:00-17:30 Lecture, 17:30 Q&A

    时间:16:00 至 18:30

  • Location: Capital M 3/F, No.2 Qianmen Pedestrian Street

    地点:中国北京市前门步行街2号3层

  • Price: 75RMB Advance Ticket (Includes drink), 25 RMB Advance Ticket (No drink), 100 RMB at-the-door.

    价格:在线预定75元(包含饮料),在线预定25元(不含饮料),现场购票100元

  • Language: Chinese with English Translation

    语言:中文+英文翻译

Cultural Heritage in Practice Lecture Series

历史建筑可适用性再利用系列讲座

Courtyard House Plugin: Making Change Happen in the Hutong

内盒院,为胡同带来改变

Vast areas in China are still torn down in the name of urban regeneration, forcing people from their homes and severing social ties of tight-knit communities. A prefab modular system for urban regeneration and preservation, the Courtyard House Plugin counters this blanket demolition that is common in China. The Courtyard House Plugin follows a “house-within-a house” approach and is an inexpensive alternative to tearing down homes in Beijing’s historic neighborhoods. A main feature of the government-supported ‘Dashilar Pilot,’ Plugins are deployed in a nodal manner, stemming the process of gentrification that plague areas marked for regeneration. The urban scale system inserts modern living conditions into dilapidated courtyard houses and does not require tearing down structures or relocating residents. Plugins are assembled on site in a way that preserves architectural structures – and concomitantly, existing social and cultural ties.


在中国,很多老城区被不假思索的拆除,人们被迫离开家园,原有紧密的社区关联被切断,喧闹纷杂的历史图景被丢弃。内盒院就在这种全中国司空见惯的地毯式破坏中应运而生。众建筑开发出一种可内嵌于老旧房屋之中,集成了结构、保温、管线、门窗及室内外装饰完成面的预制复合板材,并将其完善成一套系统化的解决方案。通过“房中房”的原理,内盒院为北京的历史街区提供了一种既避免拆除重建、又相对低廉的方法来提升居住质量。作为北京市政府支持的“大栅栏领航员计划”的重点项目之一,内盒院旨在以居民自发的、节点式的改造,遏制街区更新过程中掀起的大规模拆建和士绅化(gentrification)过程。这套符合城市尺度的系统,将现代化的居住条件内嵌于年久失修的四合院房屋,在现场组装时保护原建筑结构,从而保护了街区现有的社会和文化联系。

点此查看活动详情和报名

“轻叩历史的回声”–重说纪录片《梁思成 林徽因》讲座回顾

poster

1月14日,有近八十名中外观众在前门Capital M米氏西餐厅参加了由央视《新闻调查》编导、副制片人,纪录片《幼童》、《梁思成林徽因》和《甲午》的总编导胡劲草老师带来的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CHP系列讲座之一:“轻叩历史的回声”– 重说纪录片《梁思成 林徽因》。

更多内容»

【12/18讲座】Can heritage preservation survive the masses?

On 18th Dec, The Courtyard Institute, anySCALE, Beijing Cultural Heritage Protection Center (CHP) and Capital M together invite you to join us for a talk on “The Future of China’s Travel Industry: Can heritage preservation survive the masses?”

1218poster

Cultural Heritage in Practice Lecture Series

更多内容»

“国家文物局关于进一步发挥文化遗产保护志愿者作用的意见”

ec74b179-250c-41c9-8a76-96be13c2fce2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同志在今年文化遗产日发表《保护发展文化遗产 建设共有精神家园》重要文章指出:“要加强宣传普及工作,广泛介绍文化遗产知识,增强公民依法保护意识,积极培养文化遗产保护志愿者。营造保护文化遗产人人有责、文化遗产保护成果人人共享的社会环境,形成有利于文化遗产保护的舆论氛围。”
我们必须进一步认识文化遗产事业面临的新形势新要求,认识志愿者工作对社会进步和文化遗产事业发展的重要意义,充分发挥文化遗产保护志愿者的作用。为此,提出意见如下:
一、要将支持、协调志愿者开展工作纳入议事日程。文物部门是国家保护文化遗产的主导力量,志愿者是全社会参与保护文化遗产的生力军。组织、鼓励志愿者开展工作,是文物行政部门的工作职责。文物行政部门应当主动培育志愿者队伍,与志愿者紧密合作,深入细致地帮助志愿者解决困难,共同为文化遗产事业努力奋斗。 更多内容»

 第 1 / 94 页  1  2  3  4  5 » ...  尾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