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是2003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居民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与公民社会建设、少数民族文化复兴和媒体动员是我们的主要工作领域。

2014年捐款明细

捐款人:

2014年

1月

唐亮先生、萨洋先生、慕田峪小园

北京胡同会(日本)

四合书院 1225元

2013年

12月

刘征

9月

北京胡同会(日本)

8月

Michelle Garnaut & Capital M餐厅

莫大伟&韩捷&龙云飞

谢俊鹏

1月

前门Capital M餐厅

正阳书局

廖一鸣

郭然

胡新宇

习鸿婷

刘迎/张伟

查看全部捐款人

文化小径项目——用脚步感受老北京

从江档案项目

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

阿尔村羌文化保护项目

「少数民族发展与合作平台——弥诺」微信公众号正式上线,欢迎关注。

弥诺,是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CHP)发起设立的专项合作平台,旨在帮助公众参与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文化权益。

帮助公众参与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文化权益,是CHP十余年来工作的重要领域。透过许多项目的努力探索,一些看似不可能实现的愿景已经在部分少数民族社区成为现实,然而,涉及的诸多问题依然严重存在。如何可持续地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文化权益?如何使公众便于并乐于参与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文化权益?这些是诸多问题中最具根本性的问题。为在较大程度上改变现状,CHP在此前工作的基础上发起设立了这个专项合作平台。为使平台开放包容、汇聚能力,平台建设和运营工作主要由志愿者承担。相关领域全球顶尖的专家们,也在默默地为平台服务。

「少数民族发展与合作平台——弥诺」微信公众号:chpminority

公众号二维码:qrcode_for_gh_721d78f7323e_430

人民日报9月8日08版:在自己的日历里过日子

《人民日报》(2014年09月08日08版)

“水跟前人喝,话照古人讲”——这是杆洞村村民自己绘制文化日历时,村里的老人们坚持要求写在日历上的古训。在简短的几页文化日历上,他们还着重介绍了长辈对于自己建筑风格的描述:房子必须近水,而且最好水源在上面,这样灭火方便;必须背后有山峰叠叠,这样才会子孙发达。日历中当然还有所有人生礼仪的描述,包括了出生礼、成年礼、订婚礼、婚礼到葬礼的所有规格。

《从江档案》收录了贵州从江非常有特色的11个村寨的文化日历、文化绘图和文化档案,“让村民在自己的日历里过自己的日子”成为这本书最重要的特色。这些村寨千年传承的口头历史,第一次有了完整的文字记载。

这本书的出版其实是“从江档案项目”的成果之一。早在2009年,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签署了“从江档案项目合作协议”。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曾经选择了云南孟连县傣族的一个叫勐马村的村子做实验,动员村民们讲述描绘自己的历史。从2005年开始,一直到2008年,克服了种种困难,最后由文物出版社出版了有傣文和汉文两种文字写作的《勐马档案》。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这种尝试得到了相关国际机构的认可,大家一直希望可以推广这种保护模式。 更多内容»

9月20日讲座:探秘云朵中的羌族——文化保护与公众参与初探

2009风雪羌历年

讲座时间:9月20日(周六)14:00——16:00

地点:西城区西海南沿48号(西海鱼生对面) 西海48文化创意园区红金轩茶室

讲座嘉宾:

何戍中——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创始人

杜凡丁——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综合遗产保护研究所副所长。从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近十年,主持完成的项目包括:《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土楼保护规划总纲》、《世界文化遗产庐山文化景观保护规划》、《安徽省呈坎村古建筑保护利用实施规划》、《乡土建筑遗产保护利用管理导则》等。

贾玥——清华大学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项目负责人、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讲师、CHP志愿者。参加制定故宫宁寿宫花园修缮工程前期文物现状纪录、贵州增冲侗寨文物保护规划制定、四川丹巴藏寨碉楼等多个文物保护规划。

报名方式:

请将姓名、联系方式和参加人数发送至 chpnews@163.com

讲座内容:

羌族聚落位于海拔2200米的高原之上,因此羌族被称为“云端上的民族”。羌族村寨阿尔村地处川西高原东部,位于岷江上游的深山峡谷之中。由于交通不便,与外界隔绝,阿尔村的羌族传统文化、民风民俗保留得相当纯粹、完整,目前这样传统的羌寨寥寥无几。然而,2008年的大地震不仅使这个千年古羌寨蒙受了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也威胁到羌族传统文化的传承。 更多内容»

乡土建筑保护的困境与途径

(CHP代表在“农孵”2014年8月23日相关会议上的发言摘要)

乡土建筑构成了乡村生活的公共空间,它们行使着乡村传统文化和精神生活中重要的功能:人们在这里祭奠祖先、婚嫁丧娶、接受教育,它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朴实、最率真、最生活化、最有人情味的一部分。当我们渴望回到乡村,重新去发现和恢复乡村生活的活力时,却发现这些代表中公共空间的乡土建筑却在日渐商业化的进程中被破坏、被符号化、甚至凋敝了。

在乡土建筑这个话题语境下,建筑的意义无非就是两方面:以建筑为核心构建起周围独特的文化空间;特定社会组织、社会结构的标志。在无数乡土建筑中,经得起思考的,一定是这个独特文化空间中最核心的地方,也一定是一群社会人发挥作用或者组成一个社会细胞的标志。建筑意义的大小,并不是取决于房子多么大、雕梁画栋多么美,而是取决于建筑和人群、整个社会发生相互关系的面有多广。简言之,建筑的意义取决于建筑、人群、社会三者之间的相互关系。

那么,当代中国的人群和社会,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这个话题或许有点儿大,实际上,源于最近60多年的基本国情,现阶段的人与社会,总体上的基本特点:对于人来说,缺乏必要的文化自觉;对于社会来说,结构非常单一,社会行为完全依赖政府,缺乏其他必要的社会结构。而这两个基本特点,又相互加剧,影响到了今天中国的方方面面。
更多内容»

2014文化遺產講座(之七)趙雲、燕海鳴:大運河申遺背後的故事

dayunhe

2014年6月22日,在卡達杜哈召開的第38屆世界遺產大會上,中國的大運河被正式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此次講座,我們有幸邀請到了我們的老朋友趙雲和燕海鳴。他們作為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的工作人員,參與了此次大運河申遺的組織和籌畫工作。這個講座,他們將與我們分享他們的一些體會與心得。

大運河的開鑿可上溯至西元前486年的春秋時期。1855年,黃河改道,黃河以北運河因無水源而乾涸,河漕基本終止。之後,陸路和海路成為交通、運輸的主要方式,大運河各段次第荒廢。通常認為:大運河現存的僅有濟甯至杭州段。通過2004年開始的研究工作,尤其是2008年至2011年編制大運河遺產地市級、省級、國家級三階段保護規劃,我們確信大運河從春秋至清代的歷史格局基本是完整保存的,這是一個建立在歷史和考古研究基礎之上的新的認識。正是這個認識,把一條實實在在的大運河呈現到當代人的眼前,也為2006年正式啟動的、歷時8年的“整體保護、部分申遺”工作奠定了基礎。

這個講座將介紹從文化遺產的視角如何界定大運河本體、及其對應的列入世界遺產的理由“價值、真實性和完整性、保護管理狀況”——也許您一直渴望知道,地圖上標著京杭運河的這條水路究竟是不是大運河?或者,您會驚喜地發現,家門前蜿蜒著的小河其實是大運河?與此同時,大運河的特點——複雜性、動態性會一目了然,舉全國之力推進的意義也不言而喻。
更多内容»

 第 1 / 91 页  1  2  3  4  5 » ...  尾页 »